到工兵組的蜜月期兩個星期
閒閒沒有事做,轉眼間下個星期我要返台了
看來這段時間也不會給我什麼重大的任務

學長那時說我會很累,會想要回來
雖然現在我還沒有很累,但是我還是裝出很忙的樣子給學長

三國時代官渡之戰,田豊因為忤逆了袁紹的意思而入獄
戰果因為袁紹沒有聽從田豊的意見而袁紹敗北
別人跟田豊說:袁紹應該會釋放你吧!
田豊說:若袁紹若勝了或許會釋放田豊,若袁紹因為沒有聽從田豊的話而敗,回來一定殺田豊
果然,歷史就是如田豊所預見的這個樣子

人嘛!總是拉不下面子
學長之前覺得到工兵組會累,若我真的很忙很累他或許就不會對我有偏見
甚至對我可能會有些許可憐的同情存在
若我不如他預期的那麼累,那麼學長只會用「義務役的竟然這麼爽!」來思考
因為我印證了他的想法是錯的,而且我的決定是正確的。

類似這樣子的人性在軍隊中真是一覽無遺

在學生的生涯到沒有那麼心機過,而在軍隊這樣子的環境
真是不用教自己就學會了,這是一種怎樣的成長呢?
令人難過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