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七月開始寫網誌,到現在四個月
看著一篇一篇血淚織成的心酸史
不禁有悠然神往的感覺

我剛下部的時候是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當然什都不懂的意思就是:常常被幹譙
當然後勤官是一個脾氣蠻好的人
我不懂,他不會生氣,只是悶著頭一個人做
我一個人在他旁邊就顯地尷尬
我知道他心裡不太高興,很多事情他喜歡自己一個人弄
也不願意跟我說他現在在幹什麼

在工兵營的五個月中,都是在處理二級廠的事情
我剛到部,也搞不清楚我的定位在哪裡?
是管二級廠的人呢?還是管二級廠的事情呢?
時間到的時候,我是不是應該叫技工他們上工呢?
時間一久,自然就知道我是營級幕僚,是站在一個督導的角色
所謂的督導也就是有空的時候去看看,然後寫一些缺失往上呈報
就我的觀察,下級單位被督到後來也覺得沒有什麼
缺失隨便我寫...-,-
完全沒有效果的一個督導

至此之後,我終於了解,其實這個營有我沒有我其實沒有什麼差別

當然,在工兵營做事是充滿壓力的

對上,有後勤處許許多多的長官,上面給你一個電話記錄
就開始忙碌,忙的內容大概就是搜集資料
可能司令突然心血來潮,想要看看我們二級廠的欠撥月報
我就要去二級廠把欠撥月報生出來給他
之後可能還要寫個檢討報告之類的

對下,有各連的連長,要抓公差,要借東西都是要打電話協調
許多事情沒有人手是完成不了的,而營級幕僚就是沒有人手的人
我區區一個少尉不像後官、通官他們都是上尉
要拉公差、拉文書、都是用「懇求」各位上尉連長協助
最後再不行只要拿出「營長說的」來當王牌

軍隊跟外面是一個不同的環境
應該是說因為我們第一次接觸當然不可能上手
許多事情都是「問」過了來才知道要怎麼弄
遇到那種不會解釋的長官就很慘了
因為你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也不知道他想要什麼東西
若遇到連承辦人都不懂的長官就更慘了
之前代理助後官業務的時候,在弄「國有財產」的業務
超過一萬元以上的東西要建帳
後勤處經參官說了半天他自己也搞不太清楚
我再問通信營的後官,她才仔細地跟我說怎麼弄

我當兵最大的收穫應該就是發現了
其實問人比一個人摸索的效率好太多了

高裝檢結束之後,再忙著後送裝備的事情
(精進案的連鎖效應)
自己一個人獨立完成所有的手續以及押運裝備事宜
覺得自己真強:p
在後送裝備的那段時間是我當兵最愉快時期
我想想,可能是因為發覺自己在工兵營磨過之後
懂了很多東西,光一個後送裝備
全營就沒有人比我還要熟(就連很強的後官也沒有我懂)
所以那時還蠻得意的

後送裝備回金門之後,就轉到工兵組去
開始了我等退伍的生活

在工兵組比較特別的,就是我跑過了許多的一線據點
那種小據點都只有一個班、或是一個排的兵力駐守
偏僻、清幽、安靜、風景美、面海
能在一線據點當兵沒有什麼了不起
比較了不起的是,能跑過金東以及金西旅所有的一線據點

現在已經有許多路忘了怎麼走
但是還是覺得很特別的經歷

這就是我下部隊的日子
真快啊!:)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