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次比國樂比賽是三年前了…
很久遠的記憶,也是很悲痛的記憶
事隔多年,還是無法正視這樣子的失敗
畢竟,還是很在意自己的表現

身為國樂社的學長,我無法像福哥、昱文學長、或者是其他在新竹的學長姐們
有什麼技術上的指導,我只能出勞力
而且正好我也有空,所以一早就出發往新竹
幫忙搬個樂器、照個相、錄個音

值得一提的是
雅萩學姐編了六十條「nctucmc」的帶子給大家
為了讓大家別在樂器盒上,以免在比賽的混亂之中
丟了這個以及那個
這份心真是讓我感動到想要哭
十分實用、也十分用心

不同於以往每次在比賽如同認親大會
以往從國小同學、高中社團同學、高中同班同學、國樂營認識的同學等等
都可以在比賽的會場上找得到
現在大家跟我同年的同學們都已經步入社會了
會再到大學的社團幫忙的人應該很少了吧!
不過,我今年還很巧地遇到了光復國小的團
而團裡面吹中笙的是我的姪子
以前的洪慧善老師、劉治老師
看到他們,就會真的覺得歲月催人老的涵意啊!
(弦外之音自己體會吧!)

千里迢迢地從台北到新竹
沒有看到交大的真正表演,直到看到錄影的時候
才覺得交大的表現真的很不錯
相對於其他學校來說,我覺得我們算是數一數二的
至於名次,計較那零點幾分,似乎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真正的比賽意義,應該是在於社團藉由這樣子的機會
技術上的衝刺、社團凝聚力的培養、維持著國樂這樣子的傳統在
另外,也是一個社團一起合作於一件事情上的表現

回想起大學對於社團的熱愛,到現在的記憶仍猶新
那時狂熱、以及激動
而現在心境上的改變已經是無可避免的
對於社團的喧鬧,竟然有一種置身事外的感覺

再一次聽到我大三那年的祈雨,令我驚奇的是
我有一句真的吹得還不錯(不過也僅於那一句而已)
又如同再剝開曾經很痛的傷口
我還是不太敢面對

感謝qa最後送我到客運站,另外十分友善的柏慶一直對我說抱歉
讓我感到很不好意思,真正要抱歉的是我
我為了回家沒有陪你吃到飯,下次再約吧!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