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們生活週遭的某些事情,會跟某一些記憶連結起來。如同我聽到柯以敏的「愛我」的時候,我就會想到國中的時候某個人跟我說很好聽然後那個人寫了這首歌的歌詞給我,以至於我以後聽到這道歌的時候,我就會想起這個人。
今天突然想要聽林冠吟的歌,也勾起了我某一些回憶。

約莫一年多前,我還在後校爽的時候,那時擔任的電腦公差,每天晚上電腦都在播放這張專輯,以至於讓我現在聽到她的歌而讓我想起了後校受訓的日子。

要說當兵讓我覺得最為值得的一件事情,就是可以遇到許多一起於後校受訓的同學。
後校有很多很奇怪的規定,例如每個星期二、五的早上都要基本教練,光是立正、稍息就可以玩個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原地立正稍息之後還要玩行進間唱歌答數行部隊禮,聽說若所有的中隊裡面表現最差的就不能於週五的一八放假。
雖然說這跟我們的假有關,但是我們二中隊好像常常是最後一名。那時唱歌答數還要發音,我就是那個發音的人。(這樣子算起來我在後校還擔任過不少公差)
遇到上校階以上的長官要行部隊禮,所以我們的區隊長有時寧願繞路回自己的隊上也不要出現在長官可能走的路上,以避免被長官點到缺失。
不同於成功嶺短短的緣份,我們於後校受訓十八週裡,除了放假的時間,其他時間全部的預官同學都生活在一起,因此有許許多多的革命情感。 對於我來說,面對這樣子的團體生活,我似乎表現地過於熱心了一點,每次有什麼公差、有什麼勤務,我都是拉著同學:「走走走!我們去出公差!」
出公差是當兵的人很不喜歡做的事情,以前學長們的教導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對我來說,出公差是一個很好打混的時間,只要把事情做完,其他時間都是自己的。
當然,後來下部隊之後才懂得因為我在後校所出的公差是沒有任何責任要摃的,所以我可以在那個環境之下過得很愉快,相對於當一個軍官或是士官來說,還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每個星期正常的放假,我們唯一在乎的,大概就是於星期五晚上的一八假而已吧!掛了少尉階之後,又有了外散假,於後校真的如同渡假一樣,每天上課的東西不外乎如何修槍修砲,當然,我們只要懂得大概的基本構造就好了,而事實上,我們上課的時候,就只有在聽教官打屁、看漫畫、跟同學聊天、或是念自己的書。
話說那時候我還把一本英文的字根字首給看完了。
最後要離開後校的時候,居然有點依依不捨那群一起渡過受訓日子的同學們。
只是林冠吟的歌,會讓我聯想到這麼多。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