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覺得自己變得很冷漠。

三個月前,法國女孩Armelle來我家住,算是遊學再加上學校的實習學分。對於她來住,或是她要離開,我沒有「很」不捨的感覺。
對我來說,她只是一個暫住在家裡的一個人而已。她明天要離開,可是我卻說不出什麼道別的話。就連msn或是skype到現在都還沒有把她的帳號加入我的好友名單裡面。

大哥後天要離開家裡,去廈門發展屬於他自己的事業,或許我已經習慣了一個住在地下室的感覺,他對我來說,他也只是我暫住在這個房子裡面的其中一位房客而已。
或許,連我自己也把這裡當成一個飯店一樣。每天早上有早餐、白天出門、晚上回來洗澡就寢,日復一日。

我無法讓自己更熱情一點,雖然我關心他們,但是我已經忘記了,彼此之間好好的聊一聊是什麼時候了。

剛剛,才試著了解,大哥即將要去廈門的事業是怎麼一回事。會不會有點晚呢?

我感傷的,不是對於生命旅程中的過客一個一個的遠離,而是我對於這些過客的遠離無動於衷。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roteingirl
  • 賴家王老五
  • bluemilk
  • 即將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