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0,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少了陽光,也少了我們對於風景的感觸
一路,大家都沒有停下來拍照,我則是努力地想要追上nidor學長的車速
可是追不到XDD
很可惜的,我到南橫的台東段時,已經看不到山勢了
隱隱約約的山谷夾殺的氣勢,真的感覺自己的渺小...

一路,走到池上(題外話,我追他們追過頭了,往南跑到關山,再從台9很北追到池上去)

在池上火車站附近吃了池上便當,記憶中吃過一次
如同記憶一樣的,平凡無奇
擬定好今天晚上要住在長濱露營的計劃
看著手中的地圖,從花東縱谷到海邊最近的一條路是從花蓮富里走台23到東河
再往北到長濱,我們對於這段距離一點概念也沒有
估計九點可以到火星塞所說可以露營的地方

由於我的車要換機油了,所以我跟他們說:你們先走台23,然後我再從後追上你們。
我跑到富里換機油,然後馬上出發走上台23線
越走越黑,令人無法置信,我一個人走到這裡
追了六公里,覺得不對勁,怎麼還沒有追到?
看到路邊的告示牌:「小天祥」我猜想這裡白天的風景應該很不錯吧!

追到12公里的時候,我的內心覺得很怪,可是又不敢停車
因為這裡的山,很黑,沒有人家,沒有路燈,沒有往來的車,只有我一個>"<
再次暗自覺得很詭異,想要打電話給學長他們
仔細一看,手機竟然沒有訊號?@@"
我的媽呀,我是跑到了什麼地方?
想到以前表姐說海岸山脈這一帶最好不要晚上的時候跑來這邊
(他們花蓮稱這邊的山為大巴朗,有很多很邪門的鬼東西)
就開始後悔,為什麼不一開始的時候打電話跟他們聯絡

最慘的是,我發現我的油箱的表已經到紅線了....
我不禁苦笑,這大概是我這幾天最為煎熬的一段路了吧!...

等到榮仁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已經騎在22公里處
他說:「我們還沒有出發!」
我如同被擺了一道似地,像個瘋子一樣晚上九點在海岸山脈騎著山路狂飆
我看看我的油錶,跟榮仁說:「我已經無法回頭了...」

37公里處,突然出了山,來到一個小平原
此時,我看到了月亮,也有了路燈,一切都明亮了起來
柳暗花明又一村,心中有無限的感動

我看到一個很顯眼的招牌:「打尖」
藍底黃色豎立在路邊,一棟看起來像是民宿的屋子旁
然後,我又看到旁邊的加油站,不過看起來已經打烊了
再往前騎,過了橋,看到右手邊的一座小村落,路邊有幾個人圍在門口喝酒聊天
(一看就知道是原住民)
心念一轉,打電話給榮仁:「我今天晚上住這裡了吧!不跟你們會合了」

騎著小藍,投靠打尖
打尖老闆了解了我的狀況之後,他馬上讓出了他的小孩的房間給我睡
把他的兩個小朋友送到他們的奶奶那裡
我在那裡,和老闆聊了一個小時

「打尖」,是中國語,老闆刻意地想要與外來語「民宿」不同,所以取了一個「打尖」的名字
他說:「看得懂的人,就會進來詢問有沒有住的地方;看不懂的人,就只會開著車溜過去」
「所以,我只給看得懂的人住在這個地方。」
是有那麼一點灑潚的意味,但是他的經歷也是令人訝異

他跟我介紹這個地方,叫做泰源盆地
(我承認,我沒有聽過),是台灣四大盆地之一(這我也不知道)
他是這裡兩戶漢人之中的其中一戶
旁邊有一個泰源監獄,施明德之前就被關在這邊
而打尖的老闆就是在監獄上班
老闆的專長是木工,每天下班之後,就花自己的工把民宿給裝潢好
花了三年的時間,把打尖裝潢好之後,就把工作辭去了

他很得意的跟我說,這間所有看到的木頭都是他做的
而且地板完全沒有用到一根釘,完全是用卡榫連結的
令人咋舌

晚上,我就待在很雅緻的大房間中

享受難得的一個人夜晚.....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roteingirl
  • 打尖的老闆好cool<br />
    我也知道打尖是投宿<br />
    是不是多看故事書就會啦:p
  • bluemilk
  • 旅行可以在很多小地方遇見不同的人<br />
    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