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274

當兵的同梯斯霖,在Stanford念博士班,我好羡慕他。他念到了我心中的理想學校。Stanford之所以是我心中的第一志願,應該是受到了王文華的史丹佛的銀色子彈的影響,所以我一直對於史丹佛有種無可救葯的崇拜感。既然都到了北加州,當然要去看一下這個全美排名前三名的學校。

搭著Caltrain到了Palo Alto,斯霖開著他的Golf來載我,自從退伍後一次聚餐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雖然他沒有變很多,但是算一算也認識了好幾年,雖然當兵對我來說如同惡夢一樣,但是藉由這層關係可以認識各種領域的人,我覺得也算是當兵的一個好處。

DSC_0265

這個學校不像我們Madison,他的校園是一個區塊,而且建築也很一致;我們學校是散落在這個城市的週遭,而且新舊交雜在這塊土地上。

據說Palo Alto是美加州物價最高的城市,環境好、氣候好是一個主因,我想也因為這裡有著有名的私立大學,附近是有名的矽谷工業發源地,有錢的工程師一堆,所以也造成這裡的房價水漲船高。


在校園裡面的建築,有一種特殊的東方風味在,有點像是中東的建築

DSC_0275

很多樓我都不知道叫什麼名字,可能要問問念Stanford的人來解說了。

DSC_0276

DSC_0292


聽說這個鐘樓是最為有名的
DSC_0279

DSC_0293

只有Stnaford的校友才能夠在裡面結婚的教堂(屌的咧)
DSC_0280

這個學校的建築上雕花都有很細緻
DSC_0282

DSC_0283


當兵同學斯霖,以前我們班上的學藝,幫區隊長弄一些海報、阿里不達的東西,後來到飛指部去了,學號在我的前一號,而且又是清大的學長

DSC_0277

Stanford 給人的感覺還蠻好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在裡面當學生。


由於斯霖要趕飛機去LA,所以我跟他晃到了六點就離開了Palo Alto,他的同學載他到SFO,載我到Millbrae的BART站。

雖然回到SF已經七點了,但是太陽還很大,所以搭著Muni的M line回到了downtown
DSC_0299
再轉 F line到Fisherman's Warft
DSC_0303

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去遊客一堆的相機店去問問看有沒有定焦鏡。我的定焦鏡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不見了

後來問遍了相機店,已經到了九點,太陽都下山了,買了一個subway當作晚餐,邊踢邊找,之後再搭F line回到了downtown,再走路去china town問問,找到了意外地找到了國父所提的「天下為公」的牌坊
DSC_0306

其實我很想要回Madison,明天是最後一天待在Nob Hill,回家收行李。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