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切安頓好之後,開始看白色巨塔。

大概是我大四時候的日劇,主角是唐澤壽明以及江口洋介,我只會江口洋介有印象
1992年的東京愛情故事讓我對三上這個角色印象深刻。
我知道裡面是在講兩個醫生之間的事情,一個是壞的,一個是好的
但是詳細故事的內容是怎樣,一直到我最近看完對整部日劇有所了解。

財前醫生,被大家批評說是一位心機重,又權力欲望很強的人,用盡心機去獲得權力。
里見醫生,是一位很誠懇,正義感很重而且對病人很好的醫生。
我一直看下來,我覺得財前所代表的,應該是絕大多數的人的形象,而里見應該少數人的形象。
其中有許多衝突的劇情,包括里見駁斥院長的診斷,財前為了怕事,所以不願意幫忙開刀。
或是因為癌症末期的病人應該轉到別的醫院去避免佔用病床。
以及面對醫療糾紛的時候,大多數的人都會順應著輿論的壓力而屈服,試著掩飾真相,里見卻像傻子一樣不畏強勢。
今天,若我是財前醫生,我覺得我也會與財前醫生一樣,做同樣的思考。

工作過的人就知道,長官所做的決定,明明知道他的決策是錯誤的,但是我們還是得做
因為長官的職位比較大,所以可以命令我做事,我也不願意去得罪他,所以我還是會乖乖照做
(當然,若所做的決定關乎一個人的生死,我可能會有勇氣去做我認為正確的事情)
財前醫生不願意得罪院長是正常的,就如同警察不會願意得罪警察局長一樣。

另外,站在一個整體的醫療效率來看,我也認為應該要把床位讓出來給有救的病人
或許我這樣子說是很沒有同理心,其實癌症末期的病人也是人,他們的感受我們也應該要顧慮到
但是,有效地運用有限的資源是管理學所追求的事情
若一個大的組織所做的任何一個決策都要考量到每一個成員的需求,這樣子就無法運作下去
所以我也覺得財前的看法沒有錯

財前當上教授之後,跟別人說話的口氣就變得很差
這是我無法接受的,我覺得一個人會不會受到別人的尊敬,不是在於他的地位
醫生,若有好的醫術,就是一位好醫生
醫生,不會因為當上了教授,就會是一位好醫生
里見醫生一直不把教授職位看在眼中,對他來說,能夠做研究,研發出新的葯去救人
能夠在臨床上安撫病人的心情,治好病人的病,這樣子才是醫生的本份
奉承長官、爭奪教授的位子,這並不是醫生應該做的事情

財前因為自己的疏忽而讓佐佐木這位病人因為癌症而過世
一直到後來,他還是不知道自己是錯在那裡,因為他不知道替病人或是家屬去思考他們的心情
很諷刺的是,癌症的醫生,自己卻得到了無法治癒的癌症
從頭到尾,對於教授的爭奪戰、用盡心力去掩飾自己的過失,也不知道為了什麼?

人,始終難逃一死,而且死亡的來臨,往往使我們措手不及
我們的人生,應該要追求的,是更有意義的東西
或許,每一刻的心安理得,珍惜每一項擁有的事物、做出更多有益大眾的事情
里見花心思在研究,財前花心思在爭取權力
同樣是難逃一死,研究所留下來的成果是有益於大眾的
爭取權力的結果,只是令人不勝唏噓

人生有限,大家要好好把握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