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partment

在Madison,遇到一位很好的學長,他的實驗室會讓我待著,所以我可以在他的實驗室使用他們實驗室的微波爐,熱我的便當;或是喝他們實驗室冰箱裡面的飲料,當然,那些飲料是大家出錢買的。

總之,在還沒有找到教授,沒有自己的實驗室的時候,我就像沒有根的學生,能夠在學長的實驗落腳是一件很令人感動的事情。

實驗室內通常有很多的垃圾桶,說很多是不奇怪的,在一個四個人使用的實驗室,擺了八個垃圾桶,出了實驗室的門走五步路又有一個大的。這麼多垃圾桶丟垃圾是很方便,只是我都不知道是誰去倒這個垃圾的。

一直到之前要考試又要交報告的那一週,我才發現了是誰在幫我們做這些工作。

那一週,每天都會待在系館,或是別人的系館待到很晚。晚上十點過後,就會有人開始做這些打掃的工作,那些人,大多是年輕力壯的人,年紀跟我差不多,看起來會覺得應該是這間學校的學生,不過事實上,他們是學校請的清潔公司的工人。看著那些年輕人,進到各個實驗室,倒垃圾、裝垃圾袋、拖地、掃廁所等等,一個系館這麼大,光是做完一輪我想大概也要四五個小時,看他們半夜才開始工作,會覺得真是一個很傷身的工作,可是卻還是有很多人想要做這個工作。

看到那些年輕人,讓我想到某一部電影:「心靈捕手」,Will Hunting在MIT晚上也是當這種清潔工,一個清潔工解出了大多數MIT的學生無法解決的數學題目,女友的化學對他來說只是簡單的課外書;或許電影所陳述的是比較誇張,但是我想在這些清潔工裡面,有多少人是有著好的腦袋,臥虎藏龍?只是因為付不出一個學期兩萬美金的學費跟生活,只好用絕大數的時間去賺取生活費?

不同的人,生於不同的家庭,就讓他們有著不同的起跑點。Bill Gates留給自己的兒子女兒,一個人一億美元以及一棟屋子當作遺產,其他全部捐出去;一億美元是夠他們不愁吃穿一輩子的,但是這只是Bill的家產之中,九牛中之一毛。每一個人都想要生在這樣子有錢人的家庭,生在普通的家庭,起跑點就是落後了一大截。

你要說人生是不公平的嗎?倒也不盡然,我們一樣一天有二十四小時,我們壽命結束之時,沒有人逃得過死亡;當成為了有錢人之後,煩惱不一定就比較少;有錢能夠購買到物質的物品,但是買不到充實的內心。若一直跟別人比較,為什麼別人的運氣這麼好可以申請到MIT?為什麼別人這麼好可以交到比較美的女友?為什麼他大學都沒有念書但是年薪有二十萬美金?這樣子比較下去是比不完的。

我猜,應該試著把競爭的心拋開,試著想想,我,可以做什麼?充實自己,讓自己快樂,努力讓自己變成自己想要的那個人,能夠堅持於自己的理想的人才是令人佩服的人;從父母繼承了遺產、年薪這麼多錢、股票值這麼多錢,只會讓人眼紅,不會讓人覺得你很偉大。

我的母親,受了菩薩戒之後,立志要學習菩薩,度化所有的有情眾生;她從立志到現在,就一直沒有停過,儘管被父親冷嘲熱諷、被兒子們調侃,她還是沒有停過,如今她能夠逐次的影響到整個家裡的風氣,她令我覺得很偉大,令我動容的不是因為她多會投資,基金每年賺多少錢,而是她是一直堅持於自己的理想之中,沒有退縮。

問她:為什麼?她說,當她想到日常師父在五十八歲的高齡為了求法,仍獨自出國到印度去受苦,她就覺得自己要向他學習。師父影響了母親,母親也影響了我,我也想要成為一個有理想的人。我也希望我能夠幫助所有的有情,無論是直接或是間接,我要立起這份心。要能找得到夥伴,這個心念就不會停止。

出國念書,能夠給自己一段時間充實自己,或許可以說是我的起跑點比別人前面,因為我的父母給了我一個這樣子的環境,讓我有機會出國充實自己;但是自己有沒有被充實,我想,關鍵還是在我自己;廣論同學分享著:或許我在這邊所遇到的困難,將來就是幫助別人的利器。

繼續加油!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