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假結束後的第三個星期,我又開始陷入無限迴圈般的忙碌。可是自己的懶病發作,什麼都不想要做。

要選暑假的課的時候才發現,我的帳號被hold住了,請問了我們系上的Student service coordinator,她說是graduate school把我的帳號on hold,今天跑到了Bascom Hall 去問為什麼,後來才知道因為是我是國際學生,依規定我應該要在第一個學期修ESL課,可是我沒有修。

很冤枉的我,在學期開始的時候,我也很想要跟著學校的規定走,可是因為春季班的學生什麼課都修不到,然後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加簽,也沒有辦法修課;當初我請了我們Student service coordinator去跟graduate school 說,然後之後就沒有再來詢問我了,所以我以為OK了;現在又來一個舊事重提,讓我滿心的不服氣。學校拿了我的學費,然後現在跟我說我沒有辦法再註冊了。

心平氣和地詢問我應該要怎麼做,graduate school的Susana如同以往的公務員一樣,冷冷地回答說:我要請我的advisor寫appeal,然後我才繼續就讀,若我暑假之前沒有把ESL課修完的話,我就無法註冊Fall。

既然跟我能不能繼續念下去有關,理應我應該要緊張一下,但是我卻不知道自己繼續念的目的是什麼?現在懶散到什麼事都不想要做了。不過還是發了一封信給只過一次面的Advisor,請他幫我寫Appeal。坦白說,我也不知道Appeal是什麼,總之有問題再問吧!

我們系上的Student service coordinator請假在家,只有回信給我,我總覺得自己好像求助無門,然後一個人在許多公務員之間周旋。

拜訪完graduate school,再去解決自己的午餐,然後去上下午一點的課,下課之後待在lab寫即將要交的作業,一直到離開lab,坐在即將上課的教室,才真正的靜下來。然後又開始流下了眼淚。

人,還是忙碌一點好。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