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認識你,或許也是有這麼一點點的緣份在,在我還什麼都不懂的狀況下,我認識了你。你只是一個會跟我同學勾著肩膀的大姐姐,那時候的我,把男生女生之間的關係只有解釋為男女之間的喜歡、以及不喜歡兩種,那時候不懂什麼叫做男女之間普通朋友的喜歡,所以當我看到你勾著修平的肩去拿宵夜的時候,我有一點點嚇到。

很巧地,在下一個學期,你出現在我的生活圈裡,參加了我們社團,跟我們一起練習,你的打擊,被大家視為信任的代表,你的韻動,還被當年的比賽寫在評審的評語裡,雖然你不是大學生,但是你還是有著大學生一樣的天性,我會買起鼓棒,開始練習打擊也是因為你,還記得晚上十點半,你問我:我們去夜遊好不好?我懷疑問:現在?你說:好啦好啦!今天不去明天就沒有心情了。然後兩個人騎著破買機車,只穿一件短袖跑到港南看海,這是我第一次來到港南,面對著看不見的海,說著彼此內心的話,中途還被海巡隊的臨檢。

這就是年輕。然後我才懂得,男女之間不是只有男女之間的喜歡以及不喜歡而已,還有好朋友的喜歡,是你讓我慢慢了解,當初你跟修平的勾肩,是出於一個很自然的心情,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心,就和我跟你一樣。

那時候一直覺得你在社團的存在,是不會變的,沒有人真的能夠不變,就連我也是一樣,時間過去,我們都會離開那個環境,所以當我離開了新竹,你也離開了樂團。

在台北我們只有見過兩次面,一次晚上聊天,一次白天看醫生。對我來說,你的大方不做作是不變的,只是內心慢慢地在改變,從一個很學生的大姐姐變成了有上班族的大姐姐的感覺。

再之後的聯絡,就是昨天,在MSN上得到你要結婚的消息,我很開心,你終於找到陪你走一輩子的人,你不再是我印象中那一個獨立在自己內心世界的大姐姐。

看著你的求婚記,我想,你應該是很幸福的。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