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上了大學,會覺得同學之間的感情不如高中要好,若不是大一的時候有住在一起,我想我應該沒有什麼大學好友。

來到美國對於同學之間的感情的薄弱,有更深的一層感覺。大部份同學之間關係的建立,在於一起修課,見個面打招呼。你也不知道誰是你同班同學,研究生之間修的課又不一定完全一樣,所以我們並沒有像大學那種「同班同學」的情感在。

上個學期因為課沒有很重,儘管我有修大學部的課,但是他們大部份也是美國人,自己玩自己的,對於國際學生如我,很難跟他們建立起玩樂的關係,Mifflin Party有試著去融入但是還是覺得很無聊。不過這個學期因為修了一堂Math 632造就了必需要跟同學之間一起寫作業的機會,(應該是沒有同學之間的討論就寫不出來的那種),雖然多了這門課讓我壓力大而且寫作業常常寫得很悶,但是多了討論作業的時間讓我跟一起修課的同學之間,真有有「同班同學」的革命情感在。

舉一個小小的例子:上星期有一個作業要交,我從星期三的下午,待在圖書館跟同學討論到凌晨一點,星期四依舊從下午兩點到凌晨一點,星期五從早上討論到下午五點deadline的時間到了,才交了出去,跟那群同學見面的時間比見室友的時間還要多,而且寫作業的時間也不見得完完全全在聊學術的東西,東扯一點電影,西扯一點各個學生的風俗民情,讓彼此多了解了很多。要說修這堂課的好處就是我多了幾位很熟的朋友,這些朋友都是國際學生,來自大陸的、來自韓國的、來自馬來西亞的,不過都是亞洲人華人面孔。

也因為跟了一群人比較熟之後,才會參與到他們舉辦的party,十月初在還沒有這麼忙的時候,印度人Amit約了IE的graduate student到他家potluck,我就有幸在受邀的名單之中,那天下午跟一群國際學生聊天打屁玩弄同學的小孩以及吃吃喝喝之中渡過了。

今天晚上馬來西亞人Lisa約了大家一起出來吃個飯,因為今天晚上是好天氣的最後一個晚上,而且本週也是從開學以來最悠閒的一週,Lisa之前就有跟我提到她想要約大家一起出來吃飯,我覆議,理所當然的我回了信給她說好。在約好的六點時出現了,大家一起走路到了State Street的 Za's 去吃了義大利麵。雖然大家不是很熟,不是那種平常會找出來吃飯的人,但是整頓晚餐的氣氛很愉快,東聊聊修的課,西聊聊彼此的有趣的事情,時間就過了。

晚餐之後到Mendota Terrace外面看著一片黑的湖水喝啤酒。Chen點的啤酒很棒,完全沒有苦味,她說是Local Brand,叫做 Capital。大家分享了彼此的笑話,各地的風俗,很難想像像我這麼破的英文也可以跟大家聊得起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天聽到的笑話:

1:
Hyemin說她跟她老公同時有修CS525的課(Linear Programmin,也是我這學期有修的其中一門),他們看到了天空的一條白色的線,是飛機造成的一條雲,Hyemin說:This side is the feasible region。(聽到這裡大家就噗嗤了一聲)她老公說:Oh~the solution is unbounded。(聽到這裡大家就已經笑到瘋掉了)大家都說 You two are really engineering couple.

好吧!我承認這個笑點有點太Engineer一點了。不過若有修過Linear Programming的人應該懂得為什麼我們在笑什麼。

2:

Lisa 在跟她男友在一起沒多久之後,她說她想要到亞洲超市去買東西,她男友問:What kind of thing you must buy in Asian market. Lisa 說 : I want to buy some fish-balls(魚丸). 她男朋友回她說:Fish doesn't have balls....

(大家笑到快吐了~~~~)

這個笑點可能要多了解一點英文,Ball在英語除了球之外,還有睪丸的意思。

3.

光是乾杯,就有很多種說法了。Hyemin介紹了韓國的說法,Lisa說到了廣東話的乾杯要把乾這個字拉長,要念「仰~~~~~~~~~~~~~~~~~~~~~~~~~桑」,Amit介紹印度話的乾杯是burrah,聽起來明明就是女性的內衣,被大家笑了很久。我也說了台語的呼搭啦給大家知道。東扯一點西扯一點時間過得很快。

無論之後在人生之路會不會再遇到你們,你們曾經給我一段很愉快的時光。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