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vey Street的冰箱,壓縮機的聲音,在黑夜之中隔外清晰。第一天來到Madison,家為學長送我到這,安頓好已經十點了,我現在已經忘了那時候的心情是如何,但是透過這壓縮機的聲音又讓我沉浸到了我當時的心情。

第一次出國念書,明知道要離鄉背景很久,但是對於這個世界的新奇感蓋過了對於台灣的依戀。那時候我睡在客廳好幾個晚上,每天晚上都聽著冰箱的壓縮機入眠,自己並不是很早睡的人,但是因為沒有自己的房間,所以也沒有什麼好念書的,也沒有什麼自己的東西,所以很早睡,睡不著的時候,就在算壓縮機啟動的時間間隔是多少。

彷彿在昨天的回憶,卻發現已經過了十個月。十個月呢!我在中華汽車的回憶也是十個月,卻比我在美國的記憶多了很多。我想,是因為美國的生活真的是很一成不變吧!

今天與L學姐聊天,她說到了她當初於美國的種種,無助到一個人哭。她跟我說,念書就像練功,花了時間、熬過,就會成長。只是我們常常在那個當下而有所迷惘。

我細細回想自己的留學記憶,幸好遇到了很多貴人,給予我很多生活上的方便,也讓我在這個異鄉,找到了精神上的依靠。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