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有生病了,至少我到美國的這一年都沒用過感冒葯,在回美國之前三四天,我就感冒了,自己常常自我嘲解自己回台灣反而水土不服,然後跟著老娘去看中醫,拿了一些葯回去吃。中葯的療效果然很慢,反正吃到我上飛機前,我還是不太舒服,長途的旅行在飛機上,一直睡不好,回到Madison的時候,又因為有時差,晚上睡三四個小時,白天一整天都醒著,搞到自己睡眠不足,星期五到美國,一直到星期天真的病到不行,每一天早上起床頭痛到快爆了,然後伴隨著發燒,半夜睡到一半是被冷醒,中午睡覺得時候是流汗到熱醒,反正這幾天一直都是這樣子,快被搞死了。

星期一睡了一整天,這幾天拼命吃葯,吃完葯四到六個小時之間感覺會比較好,頭不痛,也不會發燒,只是仍是怪怪的,自己知道這樣子只是治標,卻不得不依賴葯物保持一整天的活力,葯效過後通常又開始萎靡,然後發燒,頭痛,就這樣子周而復始地在跟病魔奮鬥著。

在病痛之中,每一個呼吸都是灼熱的,每一咳嗽都是震動到我痛楚的神經,椎間盤的腰痛因為長期維持在AA那個小座位而又開始不舒適,皮膚不知道為什麼又開長了一顆顆的小疹子,不會癢但是就是一直生出來,人若處於病苦之中,常常就會有悲觀的念頭,無論是卓瀅或是謀勝都在勉勵我要有「緣起性空」的念頭,我現在承受的苦痛是之前所造惡業趕果,它會有結束的時刻,也不會一直會有,內心要保持正念,不要被苦痛所逼迫而心生怨念,每生一個悲觀的念頭,也是造一種業。

我常常聽老師說人在無名大病之中,對於大病這個詞,到現在才有深刻的體悟,真的是無論怎麼做都不對,病痛就是一直存在,就算深呼吸,沖熱水,喝熱飲,吃葯,都還是在病,無名這種病是讓人病得不知不覺,就算自己受了許多苦,仍是不知道自己的病苦都是起心動念所造成的。

星期二早上起來還是頭痛,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忍著快要爆的頭到浴室沖熱水,然後吃點東西,吃點葯,聽從謀勝的建議念了入菩薩行論的金光明最勝王經夢見金鼓懺悔品。室外溫度大概是-17度C,穿了我能想到的所有裝備,我已經兩天沒有出門了,又在身體的狀況不是那麼好的情況下,在低溫下等公車,上了公車卻一直流汗,流到自己內衣溼透了,到學校馬上脫掉內衣,上了兩節課之後,回家吃飯繼續睡。睡醒的時候還是頭痛.....呼 ~~~~ 可是今天已經吃了一顆葯了,心想這種止痛葯還是不要吃太多好了,撐著出門,然後上課。下課的時候天色昏暗,就算我穿上全部的裝備但是還是冷到快要吐了,真希望有車來載我啊!~~~~~

晚上吃完飯,喝了一杯咖啡,不知不覺好像好了很多,這是第一次不靠葯物我就可以覺得這麼好,至少不會像吃葯那樣子一直流汗。希望明天要好轉!明天想要聽很多課。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