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言論,純屬自我發揮,不代表正確的見解。

 


「因為我們平常沒有對三寶有修信,所以我們會遇到很多困難;若我們能夠對三寶修信,而很多事情就會迎刃而解了。」

我常常對於師兄姐所說的這些話感到很困惑,對我來說,這句話沒有邏輯。

若我們生命所遇到的事情,都是由業決定的話,那為什麼透由修信而會改變我們的困境?

我們想要從「因諦」上去改變,是正確的觀念,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改變已經呈現出來的「果相」。所以我們要從「因」上去改變我們的內心的心念以及行為,而產生更好的「果」。

那對三寶修信,為什麼能夠改變我們的困境?

是因為1、透過親近善知識、對善知識修信,而能夠端正我們內心以及行為,進而改變自己往後的業呢?

還是因為2、我們純粹只是練習「修信念恩」的這個方法,而讓我自己能夠儘管對於身邊的困境而甘之如飴呢?

我原本的想法是第一個,我以為業去決定一切已說明了很明確,一切都是從因諦上去造作而會產生更好的果。

而法師開示竟然是到答案是2。因為我們多練習「修信念恩」,這個能力強大之後,往後遇到逆境的時候,自然就會升起「修信念恩」的能力,而不會對於外在的環境有所怨懟。自然你的身邊不會有困境。

我又想到上週定培有提到:「貪欲心者,謂一切盛事,經歷一一年時月日,漸漸衰微唯減無增。」師父用內在的「心」去詮釋「盛事」。我之前念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一直以為這個增上果所呈現的是外在的環境,因為我這輩子貪欲心重,所以我下輩子好的事物都會漸漸衰微;然而師父用自己的內心來解釋,其實若我們的內心充斥著貪欲心的話,我們內心總是會不滿足,而會感覺到身邊美好的事物越來越少。

果然宗教都是還是回歸到自己的內心啊!

內心的東西,讓我覺得有點像是「精神勝利法」。當我們內心真的覺得這個東西好的時候,無論如何,它就是好的。所以當我們覺得我的生命之中沒有困境的話,就沒有困境了。(若是如此,宗教果然就是精神鴉片了!)

聽起來好像很簡單,但是做起來好像很難。畢竟我們遇到問題時,例如就會想:我怎麼這麼衰被警察開罰單?為什麼火車誤點害我上班遲到?等等,我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問題徵結點好像都是別人、都是外在環境造成的,要如何把這個問題轉化成「其實這不是問題」,是需要很高深的功力。

我想我們之所以要學習「隨時隨地觀功念恩」的原因,不光只是自我催眠說我有一個better life,而是將這個人生哲學應用於生活之中進而改進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它是實質上有影響的,而不是只是把門關起來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所以我比較喜歡第一點的說法,因為我們透過修信念恩而改變了因諦上的造作,而將來會有更好的果相出現。

或許第一點與第二點是同時存在的,輾轉相生互為因果。當我們自己內心遇到困境時,能夠升起觀功念恩的心態去處理,進而也影響到週遭的人,而種下了比較好的因,而會有比較好的果出現;這個時候也很難分得清,倒底是因為我內心的轉變所以我覺得我的生命變得更好,還是因為我的態度不同進而影響了我身邊的客觀環境讓我的生命變得更好。

我也希望「修信念恩」真的可以影響到我們的人生,但是我還是很執著於邏輯上的推導以及現象界的眼見為憑的想法,對於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上師,大家都說她如同度母一樣的面相,我還是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我能感受到她的存在,也只有透過唱讚頌時,她的文筆之中流露出如此清高的胸懷讓我折服,但是我現在還很差,不知道怎麼對她修信念恩,相信她對我們是有功德的?

我內心疑問,對我們有恩德的,不是只有上師,還有很多人,為什麼只有對她要修信念恩而不是對身邊的其他人呢?

這個問題我不敢問,我自己也知道,根據過往的經驗,我問了之後,我也獲得不了讓我滿意的答案,所以乾脆不問了。

我一直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事情,或許對於生命的了解有意義,但是我也害怕,其實我上研討班的課、參加定培等等活動,是不是只是讓我自己逃避現實生活的一種方式?因為現實生活一團亂,所以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而參加活動能讓我的心情更沉澱,更思索我內心的本質,我喜歡這種感覺,所以我會持續參加;但是這樣子對我是好嗎?我也不知道。

生命之中有太多無解的事情了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
  • 宗教信仰一定要理性思辨。現今很多的狀況趨向迷信式的觀念,並不能夠引導你我出生死輪迴之苦,只是轉移了現階段的問題而已。藏傳佛法非常重視討論與思辨,忌諱一言堂模式,無意間閱讀您的這個文章,我想我看到了一個屬於有在思辨的學習者的希望。希望您持續的保持內心的敏銳與思辨,也可以多多參考達賴喇嘛基金會的課程或見悲青增格西的開示,也許會解決您的疑惑。
    希望您能夠遇到真正的能引導您走成佛正道的師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