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冬天很反常。

我去年一月來的時候,正是Madison最冷的時分,對於雪有很多浪漫的感覺;隨著時間越來越久,雪漸漸變成了麻煩的代名詞。不過相較於下雪,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歡下雪,至少不用撐傘。

去年的冬天(指2008年10月到2009年2月),不太冷,不知道為什麼,雪也沒有我當初來的時候多,而且也沒有那麼冷。偶爾的冷,也偶爾地下雪。

今年原本預期會比去年還要冷的,但是很怪到的是,到感恩節都還沒有積雪,第一場積雪是在12月4日,我特別拍了幾張照片當作紀念。結果在12月9日下起來難得的17吋大雪。

對於常常下雪的Wisconsin來說,下雪是正常的降水,所以剷雪車通常是夠可以把路面上的積雪給清掉,然後以利整個交通的通行。在氣象預測就已經知道12月9日有大雪時,我跟美國同學聊到這個,大家都一致地認為把原訂於當日的prresentation取消。

我很意外,因為,我以為住在這裡的人們早就應該對於這樣子的大雪很習以為常了吧?結果不是呢!

12月8日的時候,學校就發了一封mail,告訴全校的同仁,12月9日放假一天。原因是預期雪太大,剷雪車無法清除積雪,市內公車也不行駛,學生也無法上課,所以甘脆停課。

停課這件事情倒是很誇張,我從2008年以來,只有停過一次課,那是2008年的2月6日,下午三點的時候學校寄了一封信給全校同仁,說三點半之後的課不用上。那時候我還在學校,不過要回家的時候才知道積雪是很恐怖的事情。

原本主要道路University Ave.上都是因為積雪而無法行駛的車,公車、自用車一輛輛停在路面上重彈不得,想要出來卻被積雪卡住,輪胎在雪上空轉。回到家的時候,因為沒有剷雪,所以我的每一步路都踩進厚厚的雪裡面,淹到大腿的冷滋味很難得。

今年的12月9日大雪也很誇張,早就知道會有大雪,所以我把毛怪放在陽台上,想要看看雪會怎樣把毛怪給蓋起來。過了一個晚上,毛怪背面就結了一層厚厚的雪塊,一整個跟背景融合在一起。

↓這是星期二,放了三個小時的照片
DSC_1931

↓這是星期二晚上,放到星期三下午的照片
DSC_1941

下午等雪停了之後,跟著室友志鳴去把他的車從雪中挖出來。可以看到照片中的雪,已經積地跟毛怪一樣高了!
DSC_1984


12月10日早上,送學長去機場,也是因為前一天的大雪,地上大部份的雪已經清掉了,但是被車子輾過的雪已成了冰,零下18度c的低溫讓路面上舖著一層白白的冰,所有的車子都不該開太快;所以花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到機場,也讓學長錯過了他原本的班機。

下午我三點二十出門,預計要上四點的課,但是左等右等,車子就是不來,等到了四點整,終於來了一班車;坐上了這班車,原本預計5分鐘的車程,在前一天的路面狀況下,現在五點我還在公車上,有點哭笑不得的是,不知道應不該下車用走的?早知道用走的比較快就一路用走的好了!

下了車,然後一路快步走向系館,只有三分鐘的路程,我看公車大概要走十五分鐘,路過公車站的時候,看到一堆人在等公車,我心想:這些人不知道是在等幾個小時前的公車呢?從Breese terrace往University Ave.看,一個個伴隨著紅色車尾燈的車子塞在路面,成了一條長龍,也算是難得的奇景。

下課之後,走路回到Perry家,然後請學弟送我回去。

新生們總算了解,什麼是Madison的冬天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胖海象 的頭像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