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夙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展轉不可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竟如何?上有加餐食,下有長相憶。  

<佚名>




以前不知道是國中還是高中的時候,國文課本有這一段文章。昨天偶然翻開了以前高中所使用的參考書,見到一段文章,我竟然感動到快要哭出來。感動的原因,最主要是這詩中所描述的感情,很真實、很熱切、但是又很無奈。很配合到之前我所體會到的「遠距離戀愛」。Distant Romance。以前高中就只是把這首詩當作課文來讀,現在再讀起,跟自身的經歷相呼應,有種很真實的感動。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在美國的日子,就是算著何時能見面,是我回台灣、還是她來美國,「綿綿」這個形容詞,真的是說出了對於數日子的心情。

 「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托科技發達之福,我跟黃莎莎每天都可以見面,都可以獲得她的消息,雖然說話的時候,好像她就在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只是掛掉skype,一個人面對生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還是一個人在這裡。「展轉不可見」

「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一個人在美國,很羨慕那種情侶一起出國念書的、或是新婚夫妻一起來的、或是在這裡有男女朋友的。總之,能有一個伴很好。結束了一天的課程,一直到回家吃飯,到睡覺,會發現自己都沒有人可以話說。

「上有加餐食,下有長相憶」美國的郵政發達很多,我可以在郵局領到來自台灣的包裏,不用等到有人從台灣來才能收得到包裏。以下這張照片就是上有加餐食:

這是馬賽克版的長相憶: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