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之後的一天,我把握著自己還在美國的日子,出去闖盪。目標是Florida以及Texas。在Florida,是住在高中同學的叔叔家。

這篇我不是很想要遊記,只是純粹記下我內心的感覺,來警惕自己。

來美國兩年,中間住過不少人家,到紐約,Virginia幫我找到了好幾天的住宿;在Maryland,阿姨也是借我住,白天讓我自己出去玩;在紐約大專營,我也是暫住在蔣美玉師姐家。對我來說,暫住別人家,我內心是不會覺得不方便而拘謹,我只要表現出最真實的自己,感謝他們,就是討人喜歡的形象。

但是住在Florida,同學的叔叔家,感覺很不自在。

當初抱著省錢的心態,來到了Florida,然後希望自己可以獲得像之前暫住別人家的自由,這個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叔叔家,住在離Miami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地方,單純的住宅區,出入都靠車子,當我成為了別人接待的客人的時候,就代表自己的行動就是完全受他們支配了。

在叔叔家裡很自在,想吃什麼,想喝什麼,就自己拿;但是我卻無法想要出門的時候,就可以出門;原本以為有機會在Miami自己閒晃,體驗到陽光沙灘比基尼,祭而,我真正接觸到的Florida生活,完全跟想像的不同。

暫住在別人家,這種受限於別人的時間、行程的生活,我可以理解,只是跟原本所想像的不同,我內心不高興的情緒維持了兩天,後來自己也釋懷了

真正令我覺得很彆扭的是:叔叔對於其他宗教的排斥很重。

我來到美國,遇到的基督徒,都是很坦然地接受我是佛教徒的這個事實,同時也會把他們所信仰的宗教,以及我所信仰的宗教,兩者之間的同異之處來做理性的討論,我個人覺得這樣子很好,因為我可以從討論之中,學習到一些我所不知道的東西。

但是同學的叔叔本身是個牧師,他大學、研究所、博士都是念科學工程,之後再念了神學院的博士,畢業之後出來當牧師。他說他之前也是念過一些佛學的書,但是後來還是受洗當一個基督徒。

跟他談話,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因為他的執念很深,在他的心裡,佛學有很多不正確的地方;

因為佛學說,每一個人都可以成佛,這個觀念完全不正常。基督教的世界,造物主創造了一切,用祂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人,所以人之所以優於其他物種,是因為神創造出人來代理神管理這個世間。(我聽到這個的時候,內心笑了出來,那這個管理老還真是不及格)人可以想吃肉就吃肉,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不能濫用。因為人是創物主所造,所以人與人之間是平等的,神是優於人,因此人是不可能變成神,他指出佛學說人人都可以成佛這個觀念是錯誤的。

我覺得他說的跟佛教同的,有聖靈這個觀念。當我問到Holy Spirit是什麼的時候,他說聖靈是一個可以將人們改變向善的力量。人會改變向善並非有形的人或物去改變,而是一個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帶著這個人信了耶穌;我個人倒覺得這跟福智裡所說的「業」很像,能念到廣論並非一輩子的修行,而是多生以來的學習,我們才會一生一生的增長。這個業所推動我們不斷地學習廣論,就很像基督教裡所提到的Holy Spirit。

我唯一比較同意的是,父母與小孩的關係是平等的,父母在小孩還沒有成熟之前,是代理神去扶養小孩,但是小孩並非父母的附屬品,彼此要尊重,父母不能要求小孩什麼;但是叔叔卻把中國的儒家思想,五倫的關係給批評了一番,說:中國文化受到儒家太多的限制,光是叔叔伯伯舅舅姨丈等等就有很多種稱謂,西方文化都用uncle代替所有的男性長輩,儒家思想太著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忽略了人與神的關係,而基督教就是補足了東方文化之中所欠缺的「人與神」之間的這一層關係。

總之,我前前後後聽了叔叔講了應該有四個小時的演講,都是在說明他對於宗教的看法。

聆聽他的看法並不是不好,而是我覺得這種「非我族類,皆是異端」的態度讓我覺得很不高興;每一個宗教之所以可以流傳至今,一定有其可以學習的精神之處,叔叔用不是很理解各個宗教的內涵去批評各個宗教,讓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正確信仰的人會做的事情。

若正確的信仰,是為了促使這個世界更為和平,理應該用開放性的態度去面對不同的宗教跟族群;用粗淺的內涵去曲解別人的宗教,只會造成更多的衝突。這種態度「只有我是對的,其他人都是錯的」,或許是我當初對於基督教反感的原因之一。

而偏偏我正是一個半吊子的佛教徒,沒有仔細研究佛經、也沒有深刻地去學習,我只能壓下我內心對於他的不滿,然後把早餐吃完(是的,他在我吃早餐的時候發表言論,講了兩個小時)

後來也對於他對宗教的態度釋懷了,反正他並沒有強迫我信耶穌,我也很尊重他們家在飯前的禱告以及週日上教堂禮拜的習慣,跟著去。

讓我覺得我跟他一定合不來的是,他是一個要求很高,卻又不相信別人的人。

不相信的層面很多:我們擺行李放在車上,他也一定要碰一下,挪2公分也高興;包括儘管前一天很晚睡,但是不相信別人開的車,堅持要自己開車;包括有GPS不用,堅持要自己看地圖找路,然後迷路了十分鐘。

脾氣又很差,對妻子的言行讓我懷疑他是不是一位牧師?為了小事責罵妻子這種修養讓我很驚奇。(真的是小事,當叔叔在開車,嬸嬸用手指著那個方向說那邊,叔叔就不爽念了她:「你沒看到我在開車嗎?你手指那裡我怎麼看得到?」)

雖然在Florida期間,住的、吃的、玩的都是叔叔請客,我個人卻覺得自己欠下了一屁股的人情債,然後玩得又不是自己想要玩的,很不盡興又很彆扭。

只能套一句之前Jimmie一直警告我的:免錢的,都是最貴的!

希望下次能記得這個教訓,不要想著住別人家可以省多少錢,而是要想住別人家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