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因為法師忙碌的關係(我猜的),所以已經一年沒有辦定培了。

一個月一次到鳳山寺,住兩天一夜,會發現其實生活可以很簡單。

早上五點半起床,六點用早餐,然後在出坡、禮佛之中,準備一天的開始。早上兩堂課、下午兩堂課,都是圍繞著同一個主題在討論。護持團隊很用心,都會準備很多不同的素材來讓我們去思考。像是看一段影片(通常是祖師大德、或是先賢先聖、或是世界知名的有德行的人),然後去思考這些人的特質是什麼?並且去跟廣論之中的內涵做呼應。法師更是用很簡單,但是很有力的方式,讓我們了解廣論之中的內涵,我們的生活之中要怎麼去學廣論。晚上就是法師的Q&A時間,其實很多人都會有很多問題,我也從這些問題之中,獲得法師們是怎麼看待佛法這件事情。

我每次去定培完,都會覺得自己這個週末收穫很多,也發現其實生活可以很簡單,一個月之中兩天一夜沒有電腦、沒有電視的生活,讓人覺得很放鬆。


或許是因為太習以為常的定培,就沒有好好珍惜吧!

現在沒有定培的機會,反而會讓人懷念起有定培的好。

今年我擔任義工的機會比去年少了很多,主要是因為自己心力很低。所以這一年修信念恩日記也很少。我回首看我的修信念恩日記會很驚訝,我去年竟然寫得出這麼有哲理的東西 (呃  我自己覺得很有哲理啦!)

我想,或許是因為很久沒有定培的關係吧?

每當很多師兄姐說他們學了廣論之後,他們的生命變得更好了;可是我卻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需要什麼才會變得更好?我對於廣論並沒有很深信,所以也沒有發現到廣論對我的改變。(當然,也有可能互為因果吧?!)

今年的憶師恩法會,我也是沒有參與籌備,只有擔任星期五的義工。

我總是抱著:法會需要義工的心情去參加。雖然聽師兄姐們總是說:並不是法會需要義工,而是我需要擔任義工的這份資糧。

但是我總是覺得這是互惠的一種情況,「法會需要義工,義工也需要法會來累積資糧」我是這麼想的。

為了想要承事師長,希望日常法師的德行可以讓更多人知道,希望每一個人來參加法會的人回去之後都會努力讓這個社會更好。所以我還是想要承擔義工的這個部份。

由於事前都沒有共學,也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一切都聽欣怡的安排。


欣怡是之前去義大利表演國樂認識的成大國樂社同學,很巧的也在福智的義工班遇到了她,她可是很相信廣論裡面所說的每一件事情,所以她儘管才念了不到兩年卻擔任起了組長的助理,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我不如她。

也幸好有欣怡的幫忙,所以我才能當義工。

我一開始是負責掛菩提樹的葉子,我真欣賞設計出菩提樹的巧思,要怎麼弄出一株株像樹一樣的葉子還不容易。其中每一片葉子都是每一位廣論學員寫上的祈願在其中。

之後被分配到將後門的般若塔,放經書。要放經書主要是需要男眾,所以我才有榮幸可以擔任這個事情。


跟我一起放經書的是另外一位師兄,叫配任(?),

我從放經書之中學到了:我們應該要對經書很重視,把每一本經書要當成佛菩薩在看待。不可把玩似地翻閱。讓我覺得很汗顏啊!!!!

另外安放經書有許多撇步、細節是我沒有想過的。包括要怎麼讓經書的呈現,是一種諧合的狀態,顏色上的分配、每本經書的間距等等。

每一個人做事都比我用心很多!>"< 也因為他們的細心才會讓我感覺自己還需要學習的東西很多。

或許因為我有擔任義工,所以我親眼看到每一個站怎麼從無到有,也了解到建立菩提樹林是要花多少的心思跟力氣,也了解到般若塔的背後有很多意涵在其中。若我星期五沒有去擔任義工,我想我應該不會了解到這麼多背後的故事。

也自然而然的,體會到辦這場法會,不光只是一堆義工就可以做得出來的。這群義工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會有一個準則,就是廣論。都會有一個心願:想要承事師長。就算我是一個半吊子的廣論學員,但是每每看到大家的用心,都會覺得很感動很感動。

大家對日常師父深信不移,相信跟著師父就會成佛,而且相信成佛就可以得到圓滿的快樂。

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成佛就會有圓滿的快樂,但是我可以享用到有機的東西、他的教導讓我的父母的生命更有方向,讓他們更快樂,我就覺得師父對我有恩。

儘管我目前還看不到能夠學得到廣論的殊勝在那裡?但是我還是很感激師父對我們的恩。

希望我可以如上師的心願:堅持學廣論、歡喜學廣論、認真學廣論。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