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山的速度比上山的速度快,我還很興沖沖地跟修平說,依著這個速度,或許我們來回真的只要六個小時。

話才剛說完,我就在冰上滑了一跤,想要穩住自己的身體,結果扭到了自己的腳了。

只感覺到自己的踝關節折到的聲音,感覺到無比的疼痛,然後在路上跪了下來,開始大聲的慘叫

一回想起折到的那瞬間的疼痛,目前心還有餘悸。

很痛的感覺,讓我無法思考,待自己發抖地忍住痛之後,才皺著眉頭想想目前的狀況。

腳的感覺很怪,就像腳踝鬆脫了一下,心裡知道這次可不只是腳扭到而已。但是目前還在山上,6 mile 的路說不定還沒有走 1 mile。這下該如何是好?要怎麼下山呢?

修平很努力地去幫我找找了一根木頭當拐杖,我試著用左腳把自己的身體撐起來。恩~還可以站,那走呢?只要我的腳踝的角度是朝內的話,就不會痛,若是朝外的話,會痛到我又是另外一番大叫。很尷尬的情況,在山頂摔傷,看來不能走了,要打電話求救也沒有收訊,天要黑了,山上的氣溫一直在降低,而且我們手邊也沒有手電筒,到時候用什麼照明下山呢?

一小步一小步的移動自己的腳,雖然會痛,但是不是像腳踝向外的那種刺痛,還可以忍耐,所以我就開始一小步一步地往下走。

修平跑到山頂的露營地去尋找幫忙,我維持我的步伐繼續往下,所幸的是在露營地有三個大男生在露營,他們很好心地給了我們幾樣東西:一件衣服用來固定我的腳踝,兩顆止痛葯;後來他們又追上我們,給我們最重要的一個東西:手電筒。

天色漸漸暗了,晚上的山上連路都看不清楚,我很急著下山的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怕山上的路完全看不到;都好山上的露營的那幾個學生,還把手電筒給我們,我們再之後的幾個小時能夠順利地下山,都要感謝這支手電筒。

想想,就算是腳受傷了,但是還能有手電筒的幫忙,佛菩薩還真是幫忙我

太陽大概五點就下山了,然後天色越來越暗,一直到六點就真的完全的暗了下來,我們兩個人是唯一在這座高山裡的兩個人,修平一路幫忙照路,一邊鼓舞我的士氣。

從來沒有想到走路對我來講,竟然是變得這麼吃力的一件事情,因為左腳完全無法施力,所以下階梯都是靠右腳,滿地的冰雪,還是讓步道很滑,修平就滑倒了三次,我倒是因為每一步都很小,所以也沒有再滑倒,反而是因為太痛太累而常常在路邊休息。

因為水在上山的時候就已經喝到快光了,下山的時候,幾乎一滴水都沒有喝,苦撐著乾竭的喉嚨,繼續忍痛走路。沒有東西吃對我來說是還好,但是沒有水喝對我就很痛苦,右腳因為常常支撐自己身體的重量而有要抽筋的跡象....

一度還很樂觀地覺得自己八點就可以下山,結果八點才抵達了我們上山的第二個休息點,我們上山走一個小時的地方,等於我們要花兩個小時下山,最後晚上十點才抵達山腳車子旁邊,趕緊打開車門,一口氣喝了一罐水,然後好好地休息一下。

這就是山難啊?我想,差別只是我是自己走下來,而不是被直升機搭救下來的

晚上夜宿El Paso的時候,把自己的鞋子解開,才看到我自己的腳,腫得很大。心想真的不行還是得去看醫生。

一釋間,腳就受傷了,無常的體驗又一次

IMG_0267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awakening
  • 看起來好可怕喔....
    腳扭到已經很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要自己走下山...
    而且還到晚上...
    看了真是又替你緊張又覺得好可怕
    幸好你現在平安無事的回到了台灣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