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每一個在台灣長大的男士,都會有一個共通的話題,就是當兵的話題。由於歷史等等因素的累積,在有部份的男士們需要離家背景到金門馬祖去當兵,抽籤抽到需要到這兩地的人,都被戲謔成得到了華人電影界最高榮耀的「金馬獎」。在我父母親的那個年代,金門馬祖是戰地,除了烽火連天,有生命的危險之外,還有物資極度缺乏、離家背景無法與家人取得連繫的孤寂感。以前的人到金門馬祖當兵,真的是一件極大挑戰。

隨著時代的變遷,金門馬祖也不再是重要的戰略地位(畢竟現在咱們的假想敵都有能力按一個按鈕就有洲際飛彈飛到台灣來了),也因為前人不斷努力的結果,現在來到金門馬祖當兵,不會有生命危險,也不會有缺水缺糧可能,更別說現在手機、網路的興起,在金門當兵的假日,還是可以跟女友msn。

會寫到這麼多金門的背景,我只是陳述了:「我,也曾在金門當過兵」。每當向別人陳述這個事實的時候,我的語氣都會不由自主地向上微揚,仿彿是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情。在金門待了九個月(2005.04~2006.01),經過最酷熱的夏天,最寒冷的冬天,儘管大多時間是壓抑的、不愉快的,但是能夠在這個島上生活了九月個月,陪我經歷過我人生最為孤獨的階段,金門對我有非凡的意義在。

在還沒有開始拿DSLR之前,我就喜歡亂拍,主要是記錄下我眼睛所看到的東西,但是對身穿迷彩服的軍人來說,相機是有洩露軍機的可能,所以相機是違禁品,我一直都沒有拍下我駐地的風光。但是我會一直想要再來到金門,用相機記錄、也同時紀念我在這個島上的日子。

安排了2012.07.28~2012.07.30三天兩夜於金門,除了懷舊之外,還有我三十歲的特殊意義在。能夠跟黃莎莎一起認識這個我很喜愛的小島,也是我這次的主要目的。

這次網誌不會依時間順序去描述,主題式的描述比較符合這次我們的行程。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