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p-k03

由於之前在金門當兵的緣故,所以大概對於當地的地理、風情有初步的了解,所以當初說要去金門渡假的時候,我從來不覺得我需要查資料,但是這次去金門的行程,大概有一半以上都是我沒有去過的地方。也算是溫故知新之旅了!

金門縣可以分五個鄉鎮,大金有四個,小金自己算是一個。我之前當兵的時候就是在右下角的金湖鎮,特色是有一個觀光用途的太湖,我當兵的營區一出來就是金門的第二大城:山外(新市)。第一大城是位於西邊的金城,從金門於明清時期就設立行政單位於金城,所以熱鬧程度自然是不用說了。

這次的路線是第一天東半島、第二天西半島加上小金門,第三天吃吃喝喝以及西南邊。


金門的戰地文化是歷史累積的結果,我想應該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希望自己有特殊的戰地文化,若是成為戰地,代表著生命危險以及物資缺乏,但是能夠將這樣子的一個歷史包袱變成一個當地的特色,放眼全世界,應該沒有一個地方有如金門般將戰爭轉化成吸引觀光客的特質(也或許有,但是我不知道而已)


 

這幾天的行程之中,少不了參觀了與軍事戰爭有相關的東西。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俞大維紀念館。

儘管我是在金門當兵,但是我對於軍事將領的認識程度大概也只知道胡璉而已,俞大維是誰?請看wikipedia,這個連結比較清楚

就我在俞大維先生紀念館之中所看到的,首先,他是一位天才。

他的母親是曾國藩的外孫女,所以是書香世家的影響,從小就念四書五經,各種儒家的經論都有涉略,再長大一點跟著堂哥修習數學、理工等,以及自修德文。十九歲到哈佛大學去念哲學,三年之間就獲得了數學碩士以及哲學博士。後來研究彈道學,成為兵工專長。

八二三炮戰當天他也在金門,因為跟胡璉將軍商討事情而晚了一點到翠谷餐廳,因此躲過了第一輪的轟炸,但是他的頭上還是被射入了炸彈的碎片,這個碎片跟著他生活了四十多年,在他死後才在骨灰之中取出。他有隨身帶著一本原本書的習慣(可以得知我應該無法成為偉人,因為我很懶得看原文書),也因為他身上的原文書幫他擋掉了射入胸口的碎片。

想到這裡,就真的很難想像當初每一個人的愛國情操是如何的強烈,明知道這是有生命危險的事情,但是大部份的人還是毅然決然地投入國家大事之中;若場景換成現代,我想大部份的人若在國外念完書,知道國家即將要打仗了,大概會想盡辦法留在國外吧?但是當時候的偉人都有一種現在人沒有的愛國情操。

北伐成功之後,全國統一,當時他出任對德採購主任,不拿傭金,反而回饋於國家,這種情操十分難得。對照著最近的林益世、或是再之前的阿扁家族,可以感覺得到整個社會的風氣完全不同。

在紀念館內的影響,有提到他的隨從用一段話來形容他:「若要申報俞大維先生的財產很簡單,若要申請俞大維先生的書籍就困難很多了!」影片之中有拍到他念的書十分十分地廣,二十四史他家有全套、更不用說有哲學、數理等等涉略的學問。讓我很景仰的是,他如此廣聞又如此清廉,我倒是覺得每一個小朋友都得效法一下這樣子的楷模人物。

但是話又說回來,我們小的時候也念了很多的偉人的故事,但是自己卻無法領會偉人做決定的困難點以及他們的心情。我印象之中我有念過史懷哲到非洲行醫,小的時候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但是長大之後才知道要離開自己熟悉的文明社會而要到一個物資缺乏又充滿危險的非洲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


另外還有參觀了位於古寧頭的胡璉將軍戰史館,我以前只記得他是之前的金防部司令,但是沒有印象中他做了什麼事情。

看了他的紀念館之後才知道原來這也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將軍。請看wikipedia。他的戰功可以被稱為當代名將,而且我個人印象最深的是,他擔金防部司令的時候,造路、種樹、穩定物價、重視教育,基本上是一位很懂得人民需要什麼的領導者。在戰爭的時代,金門需要花大筆的經費向台灣採購酒,當時的司令胡璉改變了作法,把購買酒的經費來買米,叫金門的人種植高梁(金門的土地較為乾瘠,只適合種高梁),叫人民用高梁來換取大米,用換得來的高梁釀製成酒,再將釀成的酒賣回台灣換取金錢。

這種一舉數得的作法穩定了金門本身的經濟,同時也讓人民能夠有飯吃。

胡將軍因為本身不愛奉承,因此之後都沒有當上陸軍總司令,也被外放到越南去當大使,在越南待了九年,之後回台灣過了兩年就去世了。他的遺囑就是希望他的骨灰灑在金門水頭的海面上。讓人小小的感傷。雖然他在金門擔任司令不過數年,但是對他來說,金門就像是他的家鄉一樣。

很令人感動的一位將軍。

 


另外還有因應戰爭時的產物,就是特約茶室,在金門我們俗稱831營站。在戰爭時,大部份來到金門的都是從中國各省份來的兵,沒有親人也沒有依靠,一個月之中難得跟女生說到話,而且活在戰爭的壓力下,不知道未來應該會怎麼走,所以他們的心理需要另外一層的慰藉,這也是特約茶室的由來。

黃莎莎問我一件事情:為什麼以前的軍人需要這樣子的服務,現在的軍人不需要?我想現在不是戰時,而且現在的軍人平均素質應該提高了一些,所以現在軍人都會私底下在外面解決吧! :p

我個人是覺得30分鐘真的有點短啦!↓

我看到這個價格真的是快暈倒了,原來當時的援交大概是我一個半月的薪水↓

原來在我七歲時,還有侍應生這種職業↓

像這個特約茶室的展覽在我在金門當兵的時期,還沒有開放。也算是歷史的一部份吧!讓大家了解原來等待戰爭的軍人的心情。

 


先寫到這裡吧! :)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