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州回到Madison,再從Madison回到台灣,短短的十天,原本計畫是可以好好的收拾自己的行囊,然後跟這裡的同學好好地道別,然後離開。

不過也因為腳受傷的緣故,所以一切都沒有變得這麼美好了。

 

回到Madison的第二天,大成帶著我去醫院看我的腳,多謝他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在照顧我以及讓我去認識他的新家。

Madison充滿著很多各式各樣的人,跟不同的人聊天就會有不同的心得

就像是大成就是勸我趕快結婚的人。他覺得只要是對的事情,早一點做或是晚一點做都沒有什麼差別,若已經確定了對象,那為什麼還要等到有工作之後呢?

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見過太多的婚禮,所以自己知道婚禮是要花錢的,所以我總覺得至少要有經濟能力

才有辦法談到所謂的成家。

 

Tai在我離開前,特別找了一些人一起跟我吃個飯,在我待在Madison的最後一個學期,能夠認識你們,讓我覺得很高興。

雖然你們不是學生,但是大家相處起來還是很融洽。而且我還因此找到了我50mm F1.8定焦鏡的賣家。

聽著Birdget說著他們怎麼找新家的過程,覺得很有意思,後來看到他們新家的照片,覺得能夠住在Wisconsin其實還蠻不錯的

待在這一片dairyland,空間也很廣闊,而Madison其實也很適合居住,內心小小地羨慕他們能夠在國外發展他們自己的生活。

 

千義學長以及CJ學長在我要離開之前,特地請我吃飯。在美國吃的Ruth Chris。我雖然對於吃的食物沒有這麼敏感,但是我也是吃得出來這裡的牛排是比較好吃的。

不光只是烤牛排的手法的差異,而是牛肉本質上就有很大的不同。能夠吃到這樣子的牛排的確是不枉我在美國住了兩年。

感謝國展以及志鳴也陪我吃這一頓。

 

該收的收,該送的送,到最後,會有點難過。意外地申請到了Madison,然後順應著潮流到了這個學校念書,然後我人生之中的兩年就待在這裡。

就像當初要離開金門的感覺很像,知道自己將來不太可會再來到這個地方了,想要努力地記著些什麼,時間洪流卻依舊以同樣的速度,把我推向離別的時刻。

還記得睡在客廳的日子,一個人騎著腳踏車去polar plunge,跟千義學長在SERF一起游泳,第一次跟工工系學長姐吃Sa Bai,考試作業,待在學長的辦公室念書,寫著永遠不會寫的gams作業,千義學長帶我去滑雪,跟志鳴騎著腳踏車在Aberotum,一個人前往芝加哥的自助旅行,暑假跟女友安排旅行,認識Jimmy,在學長家一起看電影,寫作業寫到圖書館閉館,回台灣,一段混亂的感情關係,跟陳彥中在紐約一起旅行,三個人結伴去加拿大旅行,開著車玩Wisconsin以及國家公園,決定回台灣找工作.....

 

很多很多的片段,回憶只是一瞬間,也有可能恒存一輩子。

 

當我抵達桃園機場第二航廈的時候,對於台灣的熟悉感就回來了,女友跟二哥在外面等我,然後送我回到家,雖然腳依舊不太方便,不過能夠回到家裡跟父母在一起的感覺很好。

 

感謝千義學長夫婦以及洪國寶還有室友志鳴到機場送機,本來想要悄悄地離開Madison,結果還是受到學長姐的照顧許多。很感謝,很感謝你們。

希望大家在往後的日子還能夠聯絡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是超級喜歡你們的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ridget
  • 呵呵呵 隨時歡迎你來探望我們啦!!!
    到時帶你老婆來Madison度蜜月吧!!!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