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手術房的時候,自己覺得不緊張,但是我想,別人看得到我,還是覺得我是緊張的吧?

超過八十公斤的人,就可以躺在病床上被別人推到四樓到手術房。被別人推來推去的感覺不錯,不過面對著接下來是要怎麼被整治,倒是有種好奇同時也帶著緊張的感覺吧?

媽媽陪我下樓,然後就一直待在手術房外,很感謝她一路陪我然後念佛經回向給我。當天有很多手術要進行,所以我在手術房區就跟娘分別了,被推入了20號手術房,在手術房外待著,裡面還要做清掃的工作。清掃的工作是一些年長的阿婆在做的,我猜想應該是外包給清潔公司的人,醫院應該不會花錢聘請清掃員工吧?清掃完之後,就是一些實習醫師以及麻醉醫師的準備工作。這時候我才被推入手術房。

 

從我原本的病床上,移到手術台上,手術台不是想像中的冰冷,或許是因為有墊上一層毯子的緣故,我身上除了原本的毯子之外,還多給我了一條毯子。麻醉師好像有很多個,有人先幫我打了3cc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在我手上的port,說是可以幫助我緩和緊張的情緒以及等下打麻葯的止痛針,副作用是會有頭暈想睡的作用,打了一針之後,我果然有比較不緊張的感覺,呼吸有比較慢,接下來麻醉師請我側躺,然後用手摸著我的脊椎,一節一節地摸著脊椎之間的空隙。真正打針進去身體裡面的時候,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不是痛,但是很不好受,可以感覺到透過針有什麼東西注射入體內,然後造成體內有種漲到快爆到的擠迫感。一連打了六針之間,我面對的年輕不知道正不正的女醫師(因為她戴口套),她跟我說,她要幫我注射的是2cc的不知道什麼東西,會幫助我不那麼緊張。我說:好。

 

接下來的意識,就是聽到有人在叫我:「林威廷,你聽得到嗎?」我聽得到,但是我沒有力量回答。不知過了多久,又有人在我旁邊體我的血壓,體溫等等,我才講出話問:「我在那裡?」她說:「現在在恢復室。」我又問:「現在幾點?」她說:「八點半左右。」鈍鈍的腦袋算了一下,我開刀了兩個半小時就出來啦?用手很用力地捏著我的大腿,完全沒有知覺欸,好像在捏什麼橡皮,我自己一點感覺也沒有。然後半夢半醒地一直睡著,然後又被推出手術房,聽到護士在叫:「請問林威廷的家屬在嗎?」這時候內心覺得:還好我娘有來陪我,若沒有人來陪我開刀會不會很糗?

 

回到病房之後,就睡著,到十一點護士來量我的血壓體溫的時候,被吵醒,就感覺到我傷口之痛,讓我睡不著了。一直忍著痛到凌晨三點,想說起來用電腦上個網好了,結果吵醒了老媽,請老媽幫我拿尿壺,我要尿尿,一下子把自己全部的尿都尿出來。下一次護士來幫我量血壓體溫,我才跟護士說請幫我打止痛針,然後護士還幫我用超音波掃瞄我的膀胱,看我有沒有尿乾淨。

 

艱辛的第一個晚上就這樣子過去了。之後住院就是很快樂的日子,不斷地吃跟上網,同學來找我以及女友跟老媽的照顧。開刀之後第四天就出院了。出院前換葯的時候,看到了我的傷口,一條刀疤在我的左腳,外頭的紗布沾滿了血跡。心裡想著:醫生果然在手術台上掌管了病人的生死,我被劃了一刀,然後把鋼板放進去,用鋼釘固定著我的骨頭,這麼痛的事情,我一點印象也沒有。說不定醫生那天幫我放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在身體裡面我自己也不會知道。

 

總之,我生平第一次的開刀就這樣子經歷過了。據說一年之後,我還是得開刀把體內的鋼板給取出,可能又是另外一次的麻醉以及住院四天了吧?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