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食品安全的問題吵得沸沸揚揚。來自台灣的頂新,到大陸去發展,賺了錢之後,再回台灣併購了一堆台灣的食品公司,老牌子的味全、味丹都變成了他旗下的公司,除了食品業之外,也有開了「台【湾】之星」(請注意,是簡體字),講到這個台湾之星我就覺得很納悶,為什麼沒有人覺得在台灣用簡體字的招牌是很怪的一件事情?

今天上午聽了coco早餐,很認同coco的說法,頂新一而再、再而三的爆出這樣子的食安風暴,不光只是用「食安風暴」就可以帶過,該負責任的不光只是這一家大公司而已,而應該有很多背後的政商關係的勾結,這應該是一個政治醜聞等級的一件事,不光只是嚴懲公司就可以了結的。我個人覺得這個背後代表的是各種政商關係的龐大網路,我們只是找到了一個頭,其背後的網路不知道多麼嚴密。

看到新聞報導說頂新、正義用來一家只有一個員工的公司,用不合理的價格買到來路不明的原料油時,我就想到這就是cost down的極緻啊!這也讓我想到我的某一個心路歷程。

我所學的工業工程都是在試著節省成本、降低工時、用最少的時間做出最多的產品,當我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廠裡努力地壓縮每一個工站的工時時,我內心猶豫了,因為我看得到每一個工人都是在他們的崗位上盡忠職守,但是我,所謂的工業工程專家,只是在一旁觀察、大言不慚地說:這個手順我要這樣子改,然後標準工時就要低減幾秒鐘,一年要低減50分鐘起來。我內心過意不去,我不想要無理地壓榨員工,我想要做我內心過得去的工作。所以後來我離職了。

那一陣子我在想,我所學的,是不是真正對人類進步有正面的力量?迷惘了幾年,就在學習佛法的過程之中,我理解了一件事情,其實每一個科學都有它的價值在,重要的是:我們所學的「科學」,需要結合「人心」的發展若只一昧只想到商業的契機、效率的發展,那個極緻,就是我們看到的現況:社會價值的敗壞。

社會價值的敗壞是一種整體墮落的現象,表面看起來很棒的產品卻不耐用、吃起來好吃的東西沒有營養反而有害,商人只想要從消費者手中取得營業額,卻不顧消費者之後是否於健康受損?是否讓人貪婪的欲望增長?讓人心更墮落。魏家敢給他們自家人吃味全的東西嗎?「別人的囡仔死沒了」這種心態,正是這個社會價值觀敗壞的一個象徵。我們的同理心去那裡了?偏偏魏家人自比為佛教徒,我很要問他:佛家所說的菩提心自他換有做到嗎?

我一旦想通了我們所學的「科學」,需要結合「人心」的發展,就知道我所學的並不是沒有意義的科學,而是我們所學的除了生管、品管、統計之外,仍需要充實企業良知、社會責任等等更人文類的內涵。雖然這些內涵應該在我們人格培養時期去養成,但是我覺得當人長大了、久沒接觸了,就會忘記了。

台灣人民真的很辛苦,每一個人在大公司底下都只是可以犧牲的棋子,用完就扔,沒有任何保存的價值。每個月領的幾萬元薪水只夠生活,而失去了夢想;真正賺錢的企業家,只懂用更低的成本、更有效率的方式去製造出成品,然後用行銷包裝成高級的產品,用廣告去洗腦民眾說一分錢一分貨,買這樣子價格的東西是合理的。

但是就我的觀察,台灣人是健忘的、善良的,所以大概過了三個月,其實大家不見得會拒用頂新的東西、林鳳營鮮乳照樣喝、布列德麵包照樣買、每日c果汁仍是party最好的選擇。

說了這麼多,我也不知道我們應該怎麼去改變這個現象,我只發現,當年紀大了一點,我竟然也開始對社會議題有一些省思跟想法了,這也算是我變成大叔的一個表徵吧…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藍色胖海象
  • 最近全台包括中國都開始瘋狂地抵制頂新相關的東西。對於這種財團化的品牌,我不知道要怎麼看待?像是昨天看到味全的老員工說他們也都盡心盡力的在工作,並沒有想要做出黑心的食品給大家,若大家都抵制味全,味全倒了,那味全的6000名員工、5000個靠味全養活的家庭怎麼辦?

    我想,同樣的狀況也會在布列德、台灣之星等商店發生,無辜的是站在第一線的服務人員、或是工廠裡的作業員,他們也都是跟我們大部份人一樣,努力地求生存,盡心盡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但是在這個情況之下,卻得面對憤怒的客人,無奈地被推上了火坑。

    今天上午看到了台北市長候選人柯p說他覺得抵制只是一時的氣憤,無法解決問題,要從制度上去著手;著實讓我想了一下,其實他所看到的眼光,已經比大多數的人還要更遠了;我相信目前大家瘋狂地抵制頂新也只是一時的,過了三個月,大家也都忘掉了,這也如同柯p所說這如同中世紀燒女巫一樣,只是找一個人出來受死,但是卻沒有解決掉問題;若是從制度面上著手,則是能有更長遠的規劃出來。

    每當自己隨著輿論起舞的同時,似乎也得靜下心來想想,怎樣才是「根本因」?「根本解」?
  • 藍色胖海象
  • 延伸思考:

    魏應充真的是壞人嗎?

    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去判斷誰是好人跟壞人,因為我們的資訊都是新聞媒體,其標題都是煽火點火的方式去鼓舞人民反頂新、憎恨魏家。我們怎得知他其實沒有想要做黑心油,只是不正確的公司策略導致於這種結果?我相信這個結果不是他下指P換個角度想,若是我的爸爸被罵成這樣子、或是我被罵成這樣子,我會怎麼想?其實我們根本不了解前因後果,卻用偏激的言論去憎恨魏家、反頂新。這樣子是對的嗎?
    但是魏應充是好人嗎?
    我也不敢說他是好人,因為我也不知道前因後果,也不知道他內心的世界

    但是我只能要求自己不要隨著報導而起舞,不要因為看到片面之詞而開始譴責,例如南僑,媒體也是見到黑影又再開了一槍,這種傷害對於企業多大?誰可以賠償?但是企業主們只能摸摸鼻子算了,因為他們得罪不起媒體。

    有倒是有點受不了這種短暫轟炸式的新聞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