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週的心情有一點down。莎莎的朋友在上週突然被告知住院, 狀況不是很好。細節有們不清楚,但是我們得知消息的時候,已經住院了一週。當時的情況是肝功能下降,不知道那裡來的感染以致血液中有細菌;接下來幾天,持續的把幫他禱告,希望他能夠突然身體的任督二脈被打通,就可以回復肝功能,血液的細菌都能死光光!

隨著時間過去,漸漸地,我們得知他的腎功能也下降了,不排除是腎藏發炎,同時胰臟的指數也不好;隨著時間過去肺部也有感染、以致血氧濃度下降,因此要插管;最近又得知因腎功能不佳而水腫重了十公斤,連帶影響腦壓過高,目前只能用洗肝、洗腎的方式去延長他的生命,爭取時間找到合適的捐贈者的肝。

這種一連串的器官衰竭就在幾天內發生,我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他的變化,但是每天都有人更新他的近況,眼睜睜看著這些文字描述他的病情,實在是讓人揪著心而不知道處理才好。大家原本的希望是從他的肝功能能夠回復到現在已經放低了期望變成了希望能夠找到合適的移值器官。這個過程,雖然很用力的禱告,但是他的狀況並不如我們希望的發生,肝功能並沒有變好、細菌並沒有死掉、肺功能惡化了、意識仍不清楚。

這些禮拜,有些心得,記錄一下自己的心情。

禱告的力量?

我所遇過的宗教,都十分相信心靈的力量。「當集眾人之力一同心念期望著某種奇蹟發生,奇蹟它就會真的發生。」這是所有宗教都所相信的。其實這種心力在目前的科學無法證實它真的存在或是真的能夠發揮影響力,然而我們都是為了抓住某個希望,而選擇相信這是可能發生的。

然而,要是事情並不如我們所預期的發生,那麼,我們該如何去想?是不是自己信念不夠堅定?是不是禱告的不夠虔誠?是不是神(或是佛菩薩)給我們最好的安排並不是我們所期望的?

禱告的方向?

既然神(或是佛菩薩)對我們都有安排的話,而且祂並不會因為我們希望有某個結果,就會實現某個結果給我們,那麼為什麼我們還要拼命禱告事情能夠某個結果發生呢?

或許我們應該禱告的是,希望一切都是按照著神的旨意在發生,無論這一切過程多麼辛苦,我們都能欣然接受、或是我們都能平靜以對,我們都能堅守當初我們信仰的,在其中感到喜樂。

責備的對象?

若我是親人,遇到這樣子的狀況,我是不是能夠不責備自己不當機立斷去某間醫院?或是不懷疑醫生處置不當?不懷疑護士是不是給錯了葯?一旦發生了不好的結果,我們都很習慣找一個人來責備,「因為那個人的錯,所以他才會這樣子,所以那個人需要負責」這種心態我也會有。然而這也是考驗著,自己是不是深信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這個信仰?

若真的相信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們就不應該去責備任何一個人、事、物,因為這已經是最好的狀況了。

何時該選擇放棄?

自己若是當事人,我們都理性的知道,選擇放棄所受的苦會少一點,選擇不要放棄所要面對的苦痛多很多,而且不一定會有如我們預期的結果。

但是我們也感性的知道,若放棄了,身邊的人會難過,生離死別,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

現在的狀況是:因為活著的人不想放棄,所以病患才繼續爭取時間。我們要怎麼知道病患自己想不想放棄呢?

或許自己得先想好,未來的某一天,若發生了什麼事情,到了什麼階段,請放棄急救我。

感謝他們,真實呈現在我的身邊,讓我好好的思索了這一回生死、信仰問題。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