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傳來了一個消息,一位朋友在醫院待了將近一個月之後,今天已經離開了人世間。

雖然知道這是可能的結局,得到消息的時候,還是眼眶泛紅,除了十五年前過世的外婆,三年前過世的莎莎外婆,再一次又感受到那種生離死別的不捨。

Frank是一個很溫暖的人,從莎莎接觸到台北團契之後,我們還算常碰面,那時候的我,在一群人不認識的人的團體之中,我不知道要跟誰聊天,他是那個會主動上前向你攀談的人。

溫暖,就是他給人的感覺。

他很臨時的住院,也很意外聽到他的病況這麼嚴重。

曾經進到病房去看他,他的氣色不是很好,也沒有意識無法跟我們對談。當我握著他的手跟他說話,我感覺到他聽懂了

但是我內心深信他是知道我們在旁邊的,但是我也無法想像若他是有感覺的,他是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好希望他能夠一夜之間就好轉,可以像以前那樣子跟我說話,告訴我什麼叫做基督教?

任何一個人都是這個世界上的誰的誰,一旦失去了,總是會有人要傷心的。

Good Bye Frank,你一定去到了一個更好的地方,你的世界不再有痛苦,你要記得倒好一杯酒,等我們一起參加Man's Night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