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9/17

預計這個學期要畢業,開始要奔波於學校行政單位、系辦、教授之間,處理畢業的事情。就像大四的時候在學校玩的大地遊戲一樣,每一個處室都要蓋一個章。只是這次的心情完全不同。

每次看到自己的成績單,就覺得壓力很大,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畢業?每一個學分都是代表著一千多元美金的代價,不敢多修,因為代價很大;卻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符合了畢業的標準,想到就覺得很焦慮。

明明自己一個人煩惱無助於事,腦袋一整個晚上都繞著這個事情在轉。沒有一同畢業的戰友,讓我覺得很心慌。

最好隱藏自己脆弱的方法,就是遠離人群,一個人行動。假裝自己很懂,假裝我一切都很好。然而自己不知道自己好或是不好?只知道我得繼續前進,前面是什麼路?我不知道。

伸手去觸碰著所有的可能,就是這樣子,不斷地前進著。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