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vey St Apartment

這個學期是我最輕鬆的一個學期。坦白說,我倒是還蠻懷念忙碌的日子。自己似乎還不知道我的底線在那裡,儘管念書再忙,但是還是沒有比我當兵或是中華汽車的那段日子更為深刻。

當然,那是指我一個學期只有12學分的狀況。我現在有點難想像,若我是在這邊念大學,我的日子會該怎麼過。

這學期因為修了一堂我們系上與商學院的合開的課,教授的教學取向也比較偏向商學院,分組討論、分組報告、期末Project、找公司做project、跟公司接洽等等,逼迫著我不斷地要用英文跟美國學生說話。

這讓我想起我以前大學,幾乎每一堂課都有project,有些是很工學院取向的,一個人做完;但是絕大部份,都還是需要分組,然後大家除了上課時間會見到面之外,還得另外找時間,一起討論報告,然後分工合作。

我來到Wisconsin Madison之後,每每聽到這個學校的大學部,是全美國有名的party school。但是啊!我們念graduate school的人,完全感受不到這種事情。有人跟我說:因為大學生比較閒吧?

坦白說,我跟很多大學生一起修過課、聊過天,我並不覺得他們的課有比graduate school輕鬆;但是他們卻是充份的利用了每一個時間,有些人時間就是排得滿滿的,幾乎都是在上課、寫作業、討論報告以及玩樂之間渡過。

每一年的暑假雖然有三個半月這麼長,但是每一個學生都很努力地把握暑假的時間,在公司裡面找實習,至少對於工學院的學生來說,實習是他們學生生活的一部份。相較於台灣大學生,暑假兩個月,能做的實習不多,而且大部份的學生並沒有把這段時間拿來當作實習的機會,另外也就是業界其實沒有這麼支持學生實習的機會,所以實習對於台灣的學生來說,並不是很熱門的活動。

前幾次跟美國的學生討論事情,我通常只能做「聽」的動作,要真正談論與某些人互動,而且是深入的談論某些事情,我覺得還是有一段差距。

我相信語文佔其中的一部份因素之外,文化上的差異也是讓大部份的留學生無法跟美國當地的人變成好朋友,而真正融入美國人的生活。

在台灣長大,高中來美國的Tai,是我最近認識的朋友,就算他的英文很溜,在美國找到工作,他還是覺得跟美國當地的人會有種距離感,跨不去也不知道怎麼跨。

雖然每次聚會的時候,我努力地想要好聊一點,但是…沒有這麼簡單啊~~~~~~~

越跟美國學生相處,會覺得他們是一種很有彈性的組合:既可以玩,也可以很認真的念書。討論報告的時候,敏銳度其實蠻令我意外的,又很有效率。

之前不知道從那裡來的觀念,覺得他們少了國際觀。雖然相處起來,好像還是很沒有國際觀,但是我看輕他們的那種想法,卻不知不覺中漸漸減少,其實他們每一個人,都比台灣的學生還要更強!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