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的睡袋是當初我在Madison準備的,可以用在0度C左右,所以我睡得滿好的;但是睡比較薄的莎莎跟亮亮似乎就很慘,所以半夜起來泡奶的時候,我把我的睡袋給他們,我睡比較薄的睡袋,果然比較薄的睡袋抵擋不住大峽谷的天寒,所以我清晨的時候被冷醒。已經近四十八個小時沒有睡好,我還是好累所以繼續睡。

或許是因為時差的關係,所以小發天亮就醒了,我是一直睡到七點多被小發叫醒。

醒來之後開始準備早餐,試著用瓦斯爐熱我們前一天買的蛤蠣濃湯,只是我們帶的簡易爐很容易被風吹散,這個時候就知道有風擋的重要。洗了葡萄吃、塗了果醬吐司,再加上牛奶就是我們的早餐。

2019_0519_083757

 

 

亮亮因為生病的關係十分黏莎莎,完全無法放下。再加上前一晚沒有睡好,甚至有點冷到,所以早上起來還咳嗽,咳到後來還把早上的奶都吐了出來。為了避免他繼續受風,所以莎莎跟亮亮就躲到了車子裡,謉留下我一個人清理嘔吐奶沾到的衣服、揹巾,還有清理早餐的碗盤、爐火,小發早上只吃葡萄跟牛奶。想像中的早餐並沒有這麼完美。我想,是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

這次還帶了行動洗奶瓶的架子,內有奶瓶刷一組,只是到後來就沒有這麼認真刷奶瓶了。

2019_0519_083826

因為一個人清理,所以時間拉得很長,小發還是很耐性地玩自己的,他在附近想要撿漂亮的松果當作爸媽的禮物,然而大部份的松果都有被松鼠咬過的痕跡。待我收完已經又過了一個半小時。

出發前往大峽谷南緣靠西邊的Verkamp's Visitor Center。這裡是靠近Bright Angel Trial的起點,十年前有爬過光明天使步道,所以有一點印象。

「grand canyon south rim map」的圖片搜尋結果

由於路不太熟,所以從住的地方到Verkamp's Visitor Center繞了遠路,但是意外看到了兩頭大鹿 (話說這次在國家公園看到的大型野生動物好少)

2019_0519_102808

抵達Vercamps's Visitor Center的停車場,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停車位,位於東邊一點的Visitor Center的停車場就很大了,若純粹只是要走Rim Walk的話,停在東邊的Visitor Center會比較好停車。

今天的天氣陰陰的,所以拍起來很不好看。眼前應該是光明天使峽谷

2019_0519_110231

這次看到大峽谷的感覺又比十年之前看到更震撼了。或許自己心態不太一樣,回來之後看照片反而覺得沒有這麼有感覺。

2019_0519_110338

Visitor Center 旁邊都有免費裝水的地方,然而實際上是不是Spring Water呢?我不知道,喝起來的確很多藻味 

2019_0519_110949

因為天氣很冷又且又陰,所以我們先到Verkamp's Visitor Center裡取暖,今年適逢大峽谷國家公園成立100週年,所以有一系列的介紹。這麼有名的世界景觀才成立國家公園100年,會讓我覺得台灣似乎也沒落後太多

2019_0519_111209(001)

這個時候,又開始下起了雨,既然下雨就不能走Rim Walk了。四處看看的時候發現佈告欄說今天晚上的低溫會到-2°C...,因為昨天晚上已經冷到怕了,所以看到這個氣溫一整個傻眼,明明應該是很舒服的天氣為什麼我們剛好遇到了下雨天,又遇到了低溫,而且預報說有可能會有Storm…。很好,除了遇上了沙漠區的下雨,還有可能遇上沙漠區的風暴。

後來跟莎莎商量的結果是:我們今天晚上睡車上好了。還好我們租了一台很大的車子。

因為一直下雨,天氣又冷,所以戶外的行程也無成行。所以我們還是先解決民生問題吧!又開車繞到了Market Place,買了一些輕食、裝了熱水、熱了一個罐頭想要拌我們帶的飯來吃、洗餐具等等,因為只有我一個人在處理這些事情(莎莎在車上顧兩個小孩),所以來來回回也花了一個多小時。

吃完飯還是在下雨,我們又回到Verkamp's Visitor Center,想要問問這附件的加油站在那裡,Visitor Center說要往南邊的Tusayan或是往東到Desert View Point那邊去,但是知道Desert View Point很遠,所以我們還是往南走。

到了Tusayan,加完油之後還是不知道要幹嘛!只是小發因為時差的關係所以睡著了,既然他睡著了,就開始思考今天晚上要怎麼辦?天氣這麼冷,要像昨天那樣子洗寶寶實在是太辛苦了,反正這個是最後一個在這裡住的晚上,所以我們決定今天晚上不洗小孩了。就讓大人好好的洗澡吧!

回到了營地拿了洗澡的用品,再開車到營地的洗澡點讓莎莎去洗澡。莎莎開後門拿洗澡用品的時候剛好來了一陣大雨,她還在哇哇大叫怎麼會下這麼大的雨。

而我呢?我就在車上抱著寶寶等莎莎洗澡。

↓ 亮亮在第二天開始起頰就紅紅的,到後期就開始乾,然後就很生氣我們擦他的臉,所以我們猜是為痛所以不喜歡擦臉。在美國旅途中間拼命擦乳液、護手霜、屁屁膏,只有屁屁膏是有用的,一直回到台灣之後才又好了起來。至今不知道是因為氣候太乾還是太冷所致?

IMG_1300.JPG

雨越下越大,然後開始下冰雹

IMG_1299.JPG

然後就下起了大雪,除了驚喜之外也有點錯愕,我們是來到大峽谷嗎?也有點擔心今天晚上該如何渡過,也增強了我們要睡在車上的決心。

莎莎上車之後就很開心說還好有看到下雪,至少來到美國滿足了她看到落雪的心願。

我們先回到營地,剛好雪先停了,把車上的行李全部搬到了帳蓬裡,今天帳蓬就給行李睡吧!

↓ 下過冰後的帳蓬,椅子都被風吹倒了 XDD

2019_0519_165015

↓ 地板上仍有冰,又溼又冷,還好今天不用睡在帳蓬裡

2019_0519_165017

↓ 把晚上會用到的東西 全部塞到後車廂

2019_0519_165021

離開營地,前往Tusayan。因為我們深怕小發下午一直睡,晚上就睡不著了,所以晚上想要找一些事情讓小發做。所以想到十年前我們來到大峽谷的時候有看的IMAX電影院,先去問一下門票,然後確認場次。再把小發叫起來吃晚餐,想當然因為很累所以完全不想吃。

然後又開始下起了大雪,身為一個在Wisconsin住過的人,也沒有見過如此大雪,雪又大又密,瞬間就把車子蓋滿了雪。會有一種自己是否來錯地方的錯覺?

晚上選擇了Wendy's 當晚餐,原本想要紀念一下十年前我們也在同一家Wendy's用餐過,但是突然的大雪讓人少了懷念的滋味,而是被煩惱晚上是不是很冷以及驚喜這片大雪的心情給取代著。

在Wendy's遇到了另外一群台灣人,三個中年兄弟各自帶著小孩出來旅行,最小的三歲,最大的國中畢業,會很意外兄弟長大之後還能夠一起出來旅行。對我來說,跟莎莎在一起比較能夠當我自己,跟著其他人(儘管是家人仍有很多無法當自己的時刻)。因為我自己是如此,所以看著別人可以一起出來旅行會覺得很意外跟特別。

在Wendy's用完餐,也用Wendy's的熱水熱好了亮亮的副食品,餵完後,就去看IMAX。IMAX因為音效出了點問題,所以買一送一,我們的目的也只是為了讓小發可以醒的時間多一點,所以帶他來看電影。

IMAX電影的內容主要是講大峽谷的歷史,從過去的原住民到後來如何被發現、如何被探險、設為國家公園的歷程。跟我十年前看過的電影似乎是相同,但是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看完電影後,就在跟小發拉鋸要買什麼東西當作今年的禮物之中花費了半個小時。離開了Tusayan,回到了營地睡覺。大雪之中開車深怕路面結冰,而且視線不佳,看得很慢。回到了營地就安排大家睡覺了。

儘管租的車是一個大Van,但是也無法讓我們四個人可以很順利的躺平,晚上10點到2點多,我有睡覺,但是是側身睡,而且無法翻身。兩點多醒來後,知道小發還是醒著 (克服時差對小孩來說真的很辛苦),小發很乖沒有吵鬧,但是他應該是無聊透頂了吧?

兩點多之後我移到車尾門那邊靠著車尾門睡,但是車外的冷風似有似無地滲透了進來,剛好觸碰到我褲子衣服之間露出皮膚的地方,讓我實在冷到無法熟睡。又冷又累之中渡過了一個晚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胖海象 的頭像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