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泰國的鬼片都拍的很好,從之前的「鬼影」,到我最近看的「邪降」
都是令人驚豔的好片
這次聽說連體陰好看,所以就衝著這部片去二輪電影院
以下有雷,不喜勿入

剛開始是很歡愉的韓國,導演很巧妙地用鏡頭轉換的手法
帶到連體嬰的分開,如同切蛋糕一樣的一刀切開
撲克牌的Q,也如同連體嬰的意像

我第一次注意到女主角是連體嬰的右邊那位,是在於她回到老家彈鋼琴的時候
因為她是用右手彈琴
回到家中一直被鬼嚇到的時候,我旁邊那位問我:為什麼她的姐妹要嚇她?
我就很自然地回答:因為她一定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姐妹的事情
娜莎莎很快地說:都是你把答案說出來了啦
我想:我什麼話都沒有說啊!@@"

的確,就是因為女主角做出了對不起她的姐妹的事情
所以她才會有幻覺產生
然而,是真的幻覺嗎?
連身為她的老公阿威也看到了屏風後面,他的老婆左邊有一個人
也看到了他老婆起來的時候,旁邊的位子也跟著起來
難道連老公也做出了什麼對不起死者的事情嗎?

然而,劇情並未像我想得這麼複雜
所謂的鬼,也只是女主角心中對於死者的虧欠,所產生的幻覺
若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鬼的話,那在男主角被綁起來的時候
就應該出來把男主角救出來,然後再把女主角幹掉
跟韓國片「鬼鈴」一樣

昨天娜莎莎找到有網友分析的,我覺得導演的功力真的很不錯:
「電影中,有不少物件使用的非常好,首先,是鏡子。不管是老家兩人的梳妝鏡、寶兒走上樓梯看到Lucky在對著叫的鏡子、阿威看到寶兒吃藥的鏡子、洗手間裡萍在笑的鏡子、電梯裡的鏡面反射、溫室裡的鏡面反射、心理醫生給寶兒看的鏡子,以及最後壓在寶兒身上櫥櫃上的鏡子等等,導演幾乎把所有鏡面所能聯想的物件都轉化使用了,就像是「鬼影」的「照相」和「相片」這件事被反覆運用,在連體陰裡,為什麼導演選擇了鏡子呢?就連某款電影宣傳海報(穿著紫色洋裝的那張),都讓我覺得是這對姐妹站在照鏡子,導演取下鏡中影像做成海報,我想,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連體嬰這個題材。」
「其實這部電影一直讓我聯想到這個部分,當這兩個未被分開的女子,共享著彼此生命裡的每一刻,而對方永遠是最了解自己的人時,這之中萌生的情感,是否有著最原始的愛?所以當另一個男人界入時,萍專屬於寶兒的愛被分享了,我不禁猜想,寶兒愛的到底是阿威還是萍?畢竟,在回憶以萍還在時的畫面,我覺得寶兒在意的不是阿威如何看她,而是萍如何看阿威,當她知道萍愛著威時,有一幕是她晚上睡覺,翻身緊緊的抱住萍,那一瞬間,我強烈的感受到,她是多麼不想與萍分離,但她知道她的另一半如果要選擇與阿威結合,萍勢必會選擇切斷與她之間的連結,這最原始的愛。所以當萍說寶兒是累贅時,我想寶兒那時絕不是因為阿威才殺了萍,而是她不願聽到她深愛的萍對她的恨。..」
「另外,是那條P字項鍊。我不知道為什麼,從一開始寶兒出現時,她脖子上的項鍊就一直很吸引我的目光,可能是鏡頭總是有意無意帶到,而且都會在畫面蠻顯眼的地方,由於書寫的字型加上距離較遠的關係,我一開始還沒看出來那是一個P字,我所看到的形狀,很像是一條線上頭合著兩個半圓,那時我心裡想,真是有意思的圖像,因為這就好像在無聲的說著,兩個相似的靈魂來自於同一條臍帶,很像寶兒和萍小時候的X光照片的樣子。
當我後來終於看清楚那是P字時,我忍不住驚嘆導演對於細節的處理,他特地選了這樣的字型,看起來會引起很多聯想,而編劇用了P這個字,來為兩位主角取名,「寶兒」和「萍」的泰文發音,第一個字都是P,所以這條項鍊到底該屬於誰?如寶兒所說:「我和萍一模一樣,為什麼你不能愛我?」「我代替萍接受了你所有的愛!」此時,我想她在意的也許不再是愛不愛這件事了,而是自己到底和萍哪裡不一樣?血脈一樣、長相一樣、記憶一樣,甚至連最後的命運也該是一樣……」

這部片有許多場景若再細細回味的話,的確有很多很獨特的地方

蠻值得一看的片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