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擔心全身都是溼的衣服,等下逛rumkale的時候不方便,但是顯然我們多慮了。

由於這裡的天氣真的熱到很誇張,全身溼淋淋地走在這樣子的氣候裡剛剛好,土耳其又不像台灣是那種很溼很悶的氣候,衣服一下子就乾了。

玩完了水,我們搭著船靠近了Rumkale,這座矗立在這裡超過兩千年的城堡。

我學著Silvia的網誌,把這座城堡稱為王者,因為來到這個地方,不得不升起景仰前人之心,如此巨大的城堡,多人少的心力在其中,而現在卻只是一片無人居住的廢墟在此。

沉默了這麼多年,很令人哀傷的情感在。

雖然這裡不算修繕完善,但是由於許多人在這裡考古的緣故,我們還是有平整的階梯可以爬上去的。

城堡就被幼發拉底河給圍繞著

不知道河面沒有上升之前,這裡的河谷,是不是又更驚心動魄呢?

我們已經漸漸習慣土耳其到處都是古蹟這個事實,但是後面有條這麼漂亮的河的門口,我想,古人真的很會挑地方蓋城堡。

網路上能找到這裡相關的資訊不多,我們知道這裡有一口井,深75公尺一路到幼發拉底河的河面,是以前人取用水的途徑。看Silvia的網誌,知道他們有走下去過,但是現在卻被用鐵欄杆圍起來,無法下去從下往上拍

不知道以前人有沒有在這裡玩跳水?↑

雖然說來到Halfeti的遊客,都是專程為了Rumkale而來,但是遊客還是沒有很多

這也有現代一點的房子,難道就是傳說中放牧人的居所,進而變成了考古人的住所嗎?

↓來了一大批土耳其的遊客,看到我們,就很想要跟我們照相 (嚴格來說,是想要跟黃莎莎照相,跟我沒有關係 )

沿著小路往上走,不斷地看這毀壞的城堡

從城垛往下看我們當初搭來的船↓

安靜的這一片大地

走到一堆我以為是廢墟的地方,看到很多人在挖土工作,後來遇到了一個土耳其人,叫Bora,他在義大利念考古學博士,他即將要在這裡(這個天氣待到九月)

幸好有他幫我們介紹,這個是Monastery↓聽他的意思在亞美尼亞人之前,他們所祭拜的地方。

↓這是清真寺的遺跡,應該是鄂圖曼土耳其時期留下來的,應該算是保存較良好的

繼續走,可以走到城堡的另外一面,這條是幼發拉底河的支流

遺留下來的城牆雖然殘破,但是仍看得出當初這裡的規模如何地雄偉

以下幾張照片是我用f1.8來拍,看可不可拍出很奶油的淺景深 :p 若能夠,我希望在這裡拍婚紗 (喔~當然不能是夏天來)

再爬回最高點,清真寺的地方,Bora還在那裡,他很好心地幫我們加滿了水(而且還是冰的!)在這個天氣,原本溼的衣服一下就乾了,原本帶的水瓶都已經喝光了,幸好Bora給我們裝滿水,可以讓我們繼續撐下去。


往南走,走到最高點,是保存最為良好的Barsavma Monastery↑

從Monastery往下看,天氣熱到讓我很想要跳下去。

這裡,就只有我跟黃莎莎兩個遊客,以及遠方的考古工人們。

都已經看完了,我們又得趕路到Sanliurfa去,所以也沒有多作停留,來個最後一拍吧!↓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這座荒廢的城堡,印象很好,想想這輩子大概也沒有機會再來了

只剩下照片可供回憶了

待續

,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il83152
  • 呼呼~竟然在這裡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
    是個朋友傳來你的網誌給我看的,很開心啊!!
  • 喔喔喔!我當初去土耳其之前有拜讀你於奇摩上的網誌,會來到這裡也都是因為你有推薦這個地方的緣故。我也很喜歡Halfeti

    藍色胖海象 於 2012/06/17 0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