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往溪頭前進,這時候換手給女友開,然後我倒頭就睡。(當乘客的感覺真是不錯)

找到了我們當天晚上要住的「盛軒山莊」。網路上對於這家民宿(?)的評價為老闆人很客氣,果然如同網路上所說的,老闆看起來就是笑容滿面的有氣質的人。中間因為我以為我們的房間有對外窗而有疑問,老闆還打開同等級的房間讓我們挑選我們喜歡的房間。對於這樣子的服務感到受寵若驚,所以我覺得這家店不錯。

抵達的時候是下午兩點,要進去溪頭的時間有點尬尷,因為溪頭裡面有很長的步道可以走,光是走完一圈可能就要三個小時,還不包括停停走走的時間。而我們就抱著走到那裡就看到那裡的心情在溪頭裡面逛逛,也沒有所謂買了這張門票划不划算的問題了。而慢慢走,沿路拍照走到裡面去,三個小時其實也只逛了兩個景點。

下午的山裡,總是會有雲霧圍繞的感覺,光線很柔但是不夠討喜。調成陰天白平衡,看起來的照片會比較暖比較不會這麼冷的感覺。

一直想要拍出眼睛所看到的,每一座山、每一棵樹之間的「層次」的感覺。但是試了很久,也不過就這樣子。眼睛所看到的景像,更為立體以及層次更分明。不過真正拍照除了要掌握光線之外,還有構圖也需要練習的。我覺得我這張的構圖並不是很好。

在樹與樹之間的空中,常常會看到蜘蛛結成的蜘蛛網,靜靜地等待著獵物上門。

溪頭這個地方,除了台灣人之外,也發現有很多大陸團,每一個人都說著不同於台灣人的口音,我覺得頗有趣。怎麼會有大陸團來到溪頭這個不怎麼熱門的地方呢?而且他們的穿著也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與台灣人的差別。

我出外,其實都很喜歡亂拍,不像麥城的學長學姐們這麼專業,就只是很單純地記錄眼睛看到的東西,然後再想辦法在一瞬間可以構出好圖、調好想要的光圈、注意快門會不會手震,再加上白平衡出來的是不是我想要的感覺,就這樣子而已。

我看到這個咖啡色的樹根緊緊抓住地面,上面一層緣葉,顏色其實是很豐富的,但是我就是很想要把它變成黑白的,這樣子就只張顯出這個樹根抓的力道的感覺,而不會被顏色給干擾到我想要表現的照片力道。

再來一張有顏色的原圖。

 


 

溪頭到處都是高度與粗度不成長比的針葉林。根據wikpedia上所說,溪頭之名來自於這裡是鹿谷北勢溪的源頭,而這裡也是在日據時代,帝國大學所設立的實驗林場,所以這裡種了很多高山樹木。

而今天我最親愛的女友,特別盛裝打扮,就是為了給我拍照 :p

當然天公不作美,不過人美的話,似乎怎麼拍都美了!

不過她一直很在意還在矯正中的牙齒,沿路用各種東西擋住牙齒 XDDD

終於到了大名鼎鼎的大學池了

竹子架設的拱橋,也是這個池的特色之一,上面寫說限載十人,我在想:是十個一百公斤的人還是十個六十公斤的人?

由於我的膝蓋最近很痛的緣故,所以我們也沒有很仔細的走,看了一下地圖,我們再前往空中走廊。中間走的景觀步道(?),看到了一旁的山被夕陽照亮了,同時又有雲霧飄在山間,很美的景觀。

步道走完,就又到了柏油路上了,經過了一個叫「流浪腳」的地方。

原來這裡是運送木材的一個吊索站。

 


 

復前行,就可以看得到位於杉林叢中的架空走廊了。

然而,這是要爬上去,才有辦法走在上面的,所以我們又很辛苦地爬上去。趕在關門前的最後一刻進入到架空走廊的大門。

在這個走廊上走路一點都不會害怕,感覺很穩,而且可以在樹的頂端的角度去看這山。杉木是一種很神奇的樹,長的這麼高,卻又沒有我的屁股還要粗,卻又堅固無比。

 



 

走完這個景點,也剛好天快黑了,就在一路走回出口的方向,大約又走了半個小時,然後回到了我們住的盛軒山莊。

待續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