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2297

轉眼之間,我就在Madison待滿了兩年,然後修課結束,求得了一個學位。

這兩年之間,我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什麼長大,但是仔細想想,自己內心的轉折,卻發覺自己其實成長不少。對於人生最終的目的,或者是我感情上的歸宿,好像不知不覺都在我念書的過程之中,找到了答案。因為不斷地串習著廣論所教導的內容,開始學著對別人寬容,學著隨喜自己,學著磨掉內心的稜角。

其實這篇原本是想要寫說我將來一定會懷念在wisconsin下雪的時刻。(這次來到Florida,覺得沒有下雪也不太冷的聖誕節真沒有意思)

就算是在最後一個學期,也不知不覺跟幾位今年來秋季班的新生越來越熟,算一算,我跟孟潔似乎沒有再見面的時候,她從台灣回到Madison,就是剛好我要離開的時刻,跟江曉也是;我跟志鳴約了安雅吃了一頓美式早餐,然後再送她到機場。

DSC_2177

↓即將結冰的Lake Mendota
DSC_2222

然後我們兩個人就開著車跑去附近的state park。

我們透過GPS找到了Ntatural Bridge State Park,不過因為之前一個星期的大雪,把路都蓋住了,看起來是沒有開放的,只好悻悻然地在入口照了幾張相。

DSC_2238

因為要找這個State Park,所以我們走上了平常不會走的道路,找到了一所在山崖下的小學,覺得很酷,要是能在這邊上課,感覺應該很神奇吧?

DSC_2231

最後還是衝到了Devil's Lake State Park,原因只是我想要拍到被白雪覆蓋的Devil's Doorway。

Devil's Lake尚未完全結冰,從我們進去到離開的三個多小時之內,只看到三個人兩台車,入口也沒有Ranger管,把車停到可以開到的盡頭,然後我們兩個就在商量倒底要不要爬山呢?

「我覺得,冬天爬山,我們還是以安全第一,若真的不好走,我看我們就不要爬了!」然後我們就踏著厚厚的積雪前進,到了鐵軌那兒,還沒有開始爬山鞋子就已經溼了。

DSC_2244

「我想,我們去看看積雪的步道長什麼樣吧?」

然後走到了步道,看到厚厚的一層白雪,雪上還有人走過的足跡,我們就順著足跡往上走一小段,發現還是可以走欸!

DSC_2251

「反正都可以走,那我們繼續往上好了!」

這條路,我們爬過了很多次,所以就算雪蓋住了步道,但是憑著地形,我們還是很順利地找到了Balaced Rock

「原來冬天的Balaced Rock,也不過就是夏天的Balaced Rock上面多了一點雪而已嘛!」

DSC_2271

繼續往上爬,很會流汗的我,到了上次跟女友照相的平台,把衣服脫了,在零下十五度的低溫,穿著短袖照了一張相。

DSC_2281

繼續往上走,至少要爬到Devil's Doorway吧?

到了Devil's Doorway,完全找不到路下去,只好用溜地往下滑,滑到了平台,終於得償所望地拍到了冬天的Devil's Doorway

DSC_2303

滿地的白雪,完全沒有人來到,很想要整個人躺在上面,但是此時的我除了腳已經溼透了,手套也溼透了,我可不想要再全身溼透地下山。所以只好踢踢雪,破壞這完好如初的積雪。

DSC_2310

要下山了,跟室友在討論要走那一條路

「往ccc的路沒有走過,不知道下雪是長得什麼樣子?那我們走那吧!」

可憐的室友就被我拖著走比較遠的路下去。果然這條路都沒有什麼人走過,然後我們兩個就像迷失在山林裡的野獸,又冷又餓地胡亂走,而且我們錯過了第一條下山的路,又走到更遠的一條,幸好室友機伶,發現了下山的路。

下山的路更是沒有人走,看不出路在那裡,只看到一片白茫茫的雪,所走的每一步都很謹慎,真的沒有路的時候,就真的用滑地往下滑,曾經一度踩到石頭之間的空隙,整個人陷到雪坑裡,然後身體又隨著重力往後仰,真擔心我的相機就這樣子被我搞爛。

DSC_2334

後來找到了正常的下山的路,然後才很開心地回到車上,一上車就趕快把全身溼透的毛衣、襪子都脫掉。冬天冒然地去爬山真的是一件不要命的行為。

↓溼透的全身
DSC_2344

能夠活著回家玩facebook的感覺真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胖海象 的頭像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