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星期五,很任性地不回台北,跑到新竹去。
自從有panda之後,就覺得新竹到台北的距離也沒有那麼遠了。
為什麼要花了來回八十元的過路費以及油錢再加上時間去新竹呢?
因為我想要回國樂社去看看。

回國樂社也沒有特別的目的,純粹是為了聽說今天有團練
而自己想要以學長的身份去看看他們團練的狀況而已。

進入社辦之前,我就想要假裝自己是大一學弟想要來團練,但是一進去就遇到了靜芝與柏慶 orz
想要假裝是大一新生的策略失敗
一入團練室,明傑跟雅萩學姐就大喊:「andy!」
引來不少目光
學姐很自然地叫吹管部長發了高笙的譜給我
如同往常一樣,我拿起了譜,就去拿樂器,試試看陪我四年的樂器有沒有怎樣
一切如往常一樣...

有的時候,還真希望這種時光可以一直下去

酒歌是大二的比賽曲,從國小就聽過,我就很喜歡
一直到大學才有機會練,練過之後,才發覺它沒有很難
算一算,也至少三四年沒有碰的曲子,等到旋律一出,我就很自然地
把我開頭的solo給演奏的出來

法寶學妹驚呼著:「學長你的笙吹得真好!」
自己除了覺得很高興之外,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一段時間沒有去吹它,自己的水準還能夠持平,會有種欣慰的感覺

在演奏的過程之中,許許多多的回憶都在音符之中被演奏了出來
大二時很瀟灑地把譜全部背起來,為的就是可以專注的看著指揮,而且營造出身體的律動
魚姐在比賽時經典的沙球演出,被評審評為:「擊沙球姿勢優美。」堪稱經典
這一切都是我們特別的回憶,除了有一點點感傷此景已不復
但是還是欣喜著自己仍被音樂感動著

差點忘記了,自己曾經這麼喜歡團練
喜歡當成團練中的一份子,去建構出整個曲子

中途離開團練感到很不好意思,載著柏慶跟瑞芳學弟去買豆花
回想起大一進來都是被學長姐請客,Adwa,Marian,昱文學長,瑞文學長等
自己升上大二以上後,好像沒有出過錢請學弟妹吃過東西
盡了一點點的心意,給負責購買的兩位學弟一點補助
柏慶:「學長,總是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
我:「柏慶你也愛上我了嗎?我女友常常這樣子說我呢!」
柏慶:「....這是不可能的....」

昨天晚上決定不回台北,這個決定令人愉快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