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離開了San Francisco,算一算,這裡是我待最久的地方。每天就是在閒晃之中度過。如預期的見了大嫂、姑姑以及斯璘,不預期地跟景儀的表姐去騎了腳踏車,只差沒有跟雅茹表妹見到面。這趟訪親之旅還蠻好玩的,人出來玩果然還是要遊伴,單獨一個人就會想要找伴。

早上九點十分的車,抵達LA的時候才下午四點,跟我預期的不一樣。不過也多了一個小時可以去尋找抵達LAX的方法,一出了灰狗站,都是很亂的感覺。沒有什麼高樓大廈,跟我想像中的downtown不太同。眼睛搜尋了一下,看看downtown在那裡然後朝那個方向走。

走了一個路口,就覺得很遠,在不知情的狀況之下,在路邊的公車站牌等著。每一班車過去,就上車問司機這邊有沒有到metro,司機反問我:you meant blue line?應該是吧!(我想),司機說你要搭60號才會到喔!所以我就一直等著60號。在公車站牌還有一個男生,在大太陽底下裝扮成女生,化著大濃妝,穿女性內衣、裙子、高跟鞋在路邊跳豔舞,路過的車子都會拍他一下。我覺得這樣子似乎很沒有禮貌所以沒有拍下來。那個男生倒是對每個朝向他的鏡頭都來個飛吻拋媚眼。

上了60號之後,我也問了是不是可以到blue line,女公車司機說你要搭blue line嗎?給我了一張當天的daypass,她說這是別人給她的。我感謝了她之後覺得這裡的人真是有趣。

到了blue line 的 7th street Station,搭了上去,同個車廂的人,有一位黑人,聽著耳機很大聲的唱著歌,唱大聲就算了,而且還很難聽,好像都不會不好意思。同車廂的人紛紛皺起了眉頭,可是卻沒有人阻止他。很難聽的歌聲就陪伴我到了轉乘green line的站。

green line 是跟著hwy 105一起跑的捷運,所以月台是在高速公路上,很吵。有位好心的阿嬤問我是不是要去機場,大概因為我的行李很大一包,一看就覺得是遊客。我跟她說是,然後她跟我你要往那個方向。雖然我早就知道了,不過還是謝謝她的好心。

green line到LAX附近的站下車後,會有free shuttle去接駁機場以及捷運站之間。坐上車的時候,覺得這段路真是漫長啊!從今天早上離開大嫂Millbrae的家到等下還要轉Hotel的shuttle,這之間要轉七次車,這一整天就在轉車之間過去了。

又回到了很熟悉的Adventure Hotel,這次沒有reserve不過還是有位子睡,睡一個晚上這次變成二十元,有地方讓我洗澡、手機充電以及躺著睡覺,是一個好地方。不過這次的青年旅舍是男女共房@@",真是high,不過觀察了很久,女生也不多,而且也不正。睡我下舖的女生晚上打呼還頗大聲,把我吵醒了。@@"

早上四點半,起床然後收拾行李,摸黑之中差點沒有把涼鞋收進去,還好還有注意一下。在lobby等shuttle過來的時候,遇到一個黑人打算闖進lobby,腰上還有槍,看起來是喝醉的樣子,一直拍著門吵著要進來。在櫃檯的人當然不可能放他進來,他在門口大喊:若你這家店下次在這條街被搶的話,一定是我,不會是別人。然後跟著他的女伴嘻嘻哈哈地走了。

住在黑人區感覺真刺激@@"

六點半的飛機,但是機場已經是充斥著人潮,我的行李過X光機之後一定會被檢查,因為我帶了一個大鍋子回去,這麼大塊金屬肯定會起懷疑的吧?

抵達Madison的時候,是下午兩點,跟著韓國人共乘計程車,回到了所謂家的地方。結束了這趟旅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胖海象 的頭像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