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WC學姐需要我的協助,將她幫別人諮商的情況錄影起來,而我就是那位被諮商者。這影片將用來申請她的博士。

跟她談過話之後,讓我想了一些事情。

 


 

我常常說自己已經很努力了,但是事實上我可以更努力,只是前提是要打破我內心對於door to door visitng的恐懼。

我用恐懼去形容我內心的感覺,不知道正不正確。我就是不喜歡去跟陌生人打交道,不喜歡被推銷、討厭推銷員,所以內心也害怕自己變成了被討厭的人。所以我不想做這種業務的事情。

學姐說,不想做指我有能力把它做好,才可以說不想做;連試都沒有試過,不叫「不想做」,而是「沒有做」或是「不會做」。

所以我是不會做、沒有做好業務的工作。因為我連試都沒有試


但是我真的不喜歡做這件事情,跟陌生人說話,並沒有讓我覺得我樂在其中,或是我有happy working的感覺。這真的跟我的personality抵觸。


因此,她覺得,最好的情況是:我的公司有一位專任的業務員,幫我處理這些與陌生人溝通的事項。

而目前的狀況看起來,這個專任的業務員,或許是我大哥吧?

但是以現階段,大哥無法全職擔任我公司的業務員,所以我必須扛起這個任務。

若凌科捷要生存,我就是得做這個事情。


若我真的踏出了這一步,就一定會成功嗎?不一定。

但是,要到這一步,我才叫「我有努力嚐試」

 


 

學姐同時也說,其實我內心有太多的矛盾,外界有太多的聲音。父親希望我找新的工作、母親希望我留下來、大哥覺得這個產業可以做等等。

我應該問自己的是,我想要什麼東西?想要什麼樣的工作?

我希望能夠有成就感的工作、有自由度的工作、有品質的生活。Dream Job到底存不存在?不要去想它。

應該要去想:我該怎麼做,才能夠達成我想要的。

我若換工作,能夠達成我有自由度的工作嗎?能夠有品質的生活嗎?看起來很難。

我若不換工作,我有辦法從中找到成就感嗎?感覺比換了工作之後,仍維持我所謂「有品質的生活」簡單一點。

一一釐清自己內心的想法之後,會比較知道我應該怎麼做才好。

 


 

她同時也覺得,我得趕快脫離父母的管轄。因為我很多事情都是以父母的價值觀去衡量自己。

當他們覺得我不好的時候,我就覺得我真的不好。

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會讓我失去自己的自信。

我應該多看自己的優點,才能夠去發掘自己內心的東西。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