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在二樓的通舖有個壞處,就是沒有窗戶,醒來的時候連天有沒有亮都不知道。
早上八點,這是我這幾天睡得最晚的一天。

放假之於上班族的意義,是充電。
好像自從我開始上班之後,我就會知道「期盼放假」是什麼感覺…
(應該說,自從我當兵之後…)
因為在平常一成不變的日子裡面,突然有一天不需要按照著原本的時間表做事情
跳脫了既有的生活,是新鮮感,也是放鬆感

不用早起,開早會,面對上司或是同事
若單單純純的想要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那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相對的,若自己每天都在放假,是無法深刻體會放假的愉快
所以當自己不自由時,能體會自由;當自己自由時,不懂得自由
what a paradoxic!

扯遠了,每次在清境看著那些山心情就會很好
深深的吸一口氣,我又來到了這裡

小萍姐不在,多了一隻狗Lion,Lulu依舊乖巧,菲傭還是同一個。
蕓廬沒有什麼變,有點不可議的,我回到這裡

每次來這裡匆匆,離開也匆匆,下次何時才會有機會好好的玩一整天呢?

跟王大哥借了兩件外套,上合歡山。
如同在清境觀望合歡山一樣,山上又霧又雨,沒有上次我來的晴朗。
為了證明自己來過,堅持要下車照相;車外好冷,多了雨就冷了許多。
因為冷又下雨,覺得真麻煩,所以下車拍完照,我就嚷著要下山了。
所以我花了四十分鐘開上了合歡山,然後再花三十分鐘開下山。
上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有來過。我果然是笨蛋

下山回蕓廬把外套還給王大哥,王大哥不在家。
我們慎重地跟兩隻可愛的小狗說掰掰,然後離開了清境農場。
在路邊買了七顆不美的水蜜桃當作午餐,一路用空檔滑下山。

下山在埔里花了我們兩個身上僅存的三百元中的兩百元買了麥當勞得來速
得來速真的很快喔!下次我決定要用得來速訂餐然後停好車再走進去吃
一邊開車一邊克難的吃我們的午餐。

回到楊梅,把那個跟著我們五天的果菜汁機搬到我的宿舍
(終於~~)

回到台北,去吃素食魯味當作晚餐。
就這樣子劃下了五天旅程的終點。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