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了歐陽靖對於八仙塵爆的發言,覺得很有道理。很少看到這麼理性而且溫柔的言論了。想要用自己的網誌記錄一下:

【對於八仙塵爆事件的個人立場‧文長慎入】
 
今天下午,我去加護病房探視一位八仙塵爆傷患,這位傷患是一個大三女生,以前是田徑隊短跑選手,參加過大專盃運動會,她100公尺能跑13秒。去探望她的時候我必須換上無菌服、戴上頭罩、鞋套、口罩,即使如此還是只能跟患者保持約兩公尺的距離,以避免傷者脆弱的皮膚受到感染。
 
「我好想再跑步,我想再參加大專盃…」這個妹妹躺在病床上全身顫抖地對我說。
 
她因為呼吸道受損,還是必須依靠呼吸補助器,全身也插了好多管子;但她的精神不錯,可以說話、可以吃東西,手也可以抬起來了。我對她說:「因為妳是運動員,妳有很棒的精神素質、很堅強的意志,就算現在不能跑步只能休息,但無論以何種形式,以後一定可以重回田徑場,要加油!」
 
她大聲地說她會加油,還舉起纏著繃帶的雙手。護理長說她此時的呼吸指數突然從10上升到30,是很好的狀況。燒燙傷加護病房的探視時間很短,人數也有嚴格限制,即使是父母也得遵守,所以這短暫的探視機會是帶給傷者精神鼓舞的重要時刻。
 
八仙塵爆事發至今,由於部分家屬的不當發言所引起的社會輿論,民眾對於此事件的想法已經逐漸從『同情』轉為『批評』甚至是『撻伐』… 但事實上,『態度惡劣』、『死要錢』、『貪婪』、『白目』的家長只有極少數… 大部分的家屬與傷患心中只想著同樣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只是出去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相信,這事件中真正的『惡人』絕對是脫責的主辦單位、理盲的政府,以及不分青紅皂白煽動風向、把整起事件擴大成社會共同責任的新聞媒體。我認為這是一場單純的大型意外,就如空難事件中,要負責賠償的絕對是航空公司與肇事單位,並不該由民眾發動大型募款來救助,更不應該國賠。
 
我沒有捐款給任何一位八仙塵爆傷患,因為我會把有限的款項捐助給更需要經濟援助、且缺乏媒體關注的人們,例如因工安意外而受傷的工人、高雄氣爆傷患、部落弱勢家庭的孩子… 但如果要參與向主辦單位追討賠償的活動、或是鼓吹政府修法,我絕對義不容辭。
 
現在有很多民眾會開始『指責』八仙塵爆傷患,說這些傷患是自己愛玩才會受傷,卻要全社會來承擔,還要拿納稅人的血汗錢來國賠…但請大家務必釐清幾點…
『天天煽情報導傷患背景、激起民眾大舉捐款』的是傷患嗎?不是,是媒體。
『推卸責任、造成上百人死傷』的是傷患嗎?不是,是主辦單位。
『理盲國賠、重北輕南』的是傷患嗎?不是,是政府。
 
如果今天發生了一起性侵事件,你會指責被害人是『因為自己裙子穿太短才會被強暴』嗎?如果不會,就請你不要指責那些因為去玩樂而受傷的八仙塵爆傷患。
 
如果主辦單位沒有問題、如果政府監督沒有問題,這意外根本就不會發生;如果媒體沒有問題,這意外不會被擴大成社會責任…請大家把矛頭指對人。
 
這篇文章不是在替少部分貪婪、白目的家屬護航;但我想此時此刻,絕大部分家屬與傷患所寄望的,只是撐過關卡、早日回復正常生活。

 


 

我的態度一直都是覺得會去參加這種派對的人,應該不是真正的中低收入,無需把自己包裝成弱勢;儘管不是弱勢家庭,燒燙傷後續的重建需要很多資源,並不是每一個家庭都能夠承擔得起的。因此,我個人覺得這幾百個家庭需要跟專門輔助燒燙傷的基金會合作,像是陽光基金會輔助他們走出這段很長久的復健期。要國家全民負擔並不是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

同時,我也不覺得八仙樂園有賠償的責任,我只能說它只有道義的責任,法院對他的假扣押對我來說是件很奇怪的事情。現在只是看誰有錢就要誰賠償就是了?希望同理心不是這樣子被濫用。

也並非所有的家屬都是貪婪的,我相信為難醫護人員的家屬、希望全民買單的家屬只是少數,然而媒體催化之後,就會讓風向變成「這些家庭不值得同情」的感覺。希望同理心不會這麼稀少。

沒有人願意看到不幸的發生,既然發生了要勇於面對,解決問題之後,要避免再發。

希望所有的傷者,都能夠堅強走過這段路;希望所有的亡者,都能夠安息;希望政府、公司行號都能夠透過這次的教訓,學習到「安全沒有僥倖」,任何一次的失誤都是無法承受的。

但是我也不會說:「他們活該,誰叫他們要去玩這個派對」

全站熱搜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