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登山版上有名的tony 旅遊網誌http://www.tonyhuang.idv.tw/
第401篇,我想說,既然很少去三貂嶺這個地方,就去一次吧!
不同於我到哪裡都要騎機車的習慣,這次去坐火車到三貂嶺站。從松山站出發到三貂嶺大約一個小時。
這條路是一條不錯的山道,很有內容而且風景很清幽(真的很清幽喔!我們沿路都沒有看到人跟我們爬山)
只是我們於松山坐上電車的時候是15:20,到三貂嶺的時候是16:20,而開始走,發覺時間好像不太夠用。

根據tony的說法從三貂嶺站到大華站應該需要走270分鐘,也就是四個半小時。我們出發的時候是16:30,也就是我們晚上21:00會走到大華站。
心想:完了!我們一定走不完!所以我們想說走一半就好。
三貂嶺站是一個很有味道的站,設立在基隆河旁邊,雖然不是在平溪線上,但是有平溪線那種歷經滄桑的感覺。據說三貂嶺之前也是因為礦業的發展,而自成一個聚落。




但礦業沒落之後,三貂嶺也變成了北迴鐵路的其中一個站而已。這裡是北迴鐵路與平溪線的分叉站。基隆河在這裡的水是綠色的,走在鐵軌上的感覺很特別。
轉入登山步道的地方,有一座荒廢的碩仁國小。

看到這樣子的國小就這樣子沒有人在其中,有許多的感慨。時間過去,事過,也會境遷。國小旁邊有一個流浪漢之家,不知道是誰提的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流浪漢在其中住過,可能要問當地的居民才會知道屬於這個地方的歷史。


步道剛開始蠻好走的,不過好走的階梯只有兩百公尺左右,接下來的路就沒有舖,都是泥巴路。穿著涼鞋的我是不太怕水弄溼自己的腳,只是沿路的爛泥巴會讓我覺得這是怎樣?台北縣修登山步道只修兩百公尺來應付來稽核的政府官員嗎?
走沒有多久,就遇到了第一個瀑布,根據tony的說法,此為合同瀑布,這個瀑布在我的地圖上還有標明,應該是一個還算有名的瀑布吧?

由於前幾天的大雨,水量充沛。只是距離遠了,照起來不如實際看到壯觀。

繼續前行,泥巴路越來越小條,兩旁的芒草越來越密,若不仔細看地板上,根本分辨不出落腳處是不是還是那條小徑。走到後來,都是一路跳過水坑,到了一條小溪邊。
看起來,應該是要過河,而且河裡也堆著整齊的石頭,似乎就是叫別人跨越過去的。只是沿著小徑依稀還有路,不知道應該往前走還是過河?
雖然台北縣政府沒有這麼人性化給我們指標,但是我們還是決定跟著前人登山隊綁在樹上的布條過河去。過河之後發現到下游十公尺的地方有一個像是碼頭的東西。(後來才知道原來這是原本的橋@@")

就這樣子在芒草以及涉水過溪之中,我們渡過了所謂的中坑溪,以及五分寮溪。



過了五分寮溪之後,時間是17:30,太陽已經西下,其實內心是有點焦急的,只怕太陽下山之後不太好走路。而且過五分寮溪之後,路又更難走了,雖然不是泥巴路了,但是沿路有部份是溯溪而走,再加上樹木東倒西歪地在路徑上,增加了行走的時間。
走到摩天瀑布的時候,內心是很開心的。這個名字很有趣,摩天,仿彿有黃河之水天上來之意味在,而這個瀑布沒有讓人失望,高約三十公尺,而瀑布下有一U字型的懸崖,應該是不錯的賞瀑點,但是沒有標示的登山道竟然出現了危險的標誌,看來走到懸崖比迷路更危險,所以才會有人用這個標示來警告大家。
時間有點趕,因此我們沒有多做停留,繼續往前走。


摩天瀑布再上行三分鐘,就到了此段路最為有名的垂直木梯。木梯看起來的確是垂直的,但是爬起來倒也沒有這麼恐怖。木梯再往上走,會有一個垂直的鋁梯,再往上走,就到了第三個瀑布,枇杷洞瀑布。



枇杷洞瀑布的高度大概跟摩天瀑布差不多,可能還要再更高一點,也如同一條絹絲一樣掛了下來。只是那時天色已暗,拍出來的照片沒有辦法很清楚,而且我們真的很趕時間,也沒有很仔細地找比較好的拍攝角度。
瀑布再往上走,沒有多久,就到了一個三叉口,右轉的標示寫著「106道」,左轉往「大華車站」。按原訂計畫是要到大華車站的。只是趕路趕到現在,真的很累,我們兩個人才帶一瓶600CC的水,走到這裡也已經沒有水了。能夠不用摸黑在沒有路的山裡面找路真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走出來到柏油路的時候,旁邊有一戶大宅,大門深鎖,沿著柏油路走,再跟著前人登山隊綁在樹上的布條做為指引,繼續走到了山裡的小徑。雖然是小徑,但是這裡的路比剛剛我們走的路還要好上太多倍了。
當天完全黑的時候,我們同時也到了新寮。也就是平溪鄉新寮大厝,這裡是胡家村。TONY簡單地介紹了胡家村的歷史。
我們問了路邊的人們,如何走到大華車站,當地的村民告訴我們,大華車站要走山路,在這樣子的天色還是走大馬路好。他們指引我們前往十分火車站。
沒錯!就是十分火車站,我從來沒有想過今天要到十分車站,也就是今年元宵節放天燈的地方。跟當地的居民裝滿了水之後,再大步地往前走向十分火車站。


走到了106縣道,我們看到路邊有公車站牌,看一下到十分火車站還要幾個公車站。此時有部車停下來,原來是我們剛剛問路的那戶人家要去台北,問我們要不要順便搭他們的車。我們的內心當然十分的樂意搭他們的車,還來不及道謝就已經反射動作般地打開了車門。
胡家村的女兒帶著老公以及小孩回到家鄉看母親,很巧地遇上了我們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登山客。坐上車,有冷氣,有椅子,而且不用走路,就可以到十分火車站,內心油然升起幸福的感覺。
原以為走路走一個小時就可以到的十分火車站應該蠻近的,但是我們坐上車之後,大概搭了五分鐘的車才到十分瀑布,再往前三分鐘才到天燈博物館,胡小姐他們一家人放我們在這老街下車,十分感謝他們讓我們搭上這樣子的順風車。
多虧有人送我們到這裡,不然光走這段路到十分車站,我想,我應該會欲哭無淚。

坐上火車,內心就有安心的感覺。至少,我們今天回得了家了,不是在荒煙漫草、天昏地暗之中找路。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