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前往這個野溪溫泉之前,我對於這個溫泉可以說一無所知。
在大學的時候就對於野溪溫泉就很有興趣,那時候大哥買的小悍馬,就是為了前往這種偏僻的山谷
之前跟大哥以及車隊的朋友到了花蓮二子山溫泉(希望我沒有記錯名字)
不過那時候沿路是開車進入溪谷,不如這次自己規畫,自己開車,自己爬山印象深刻

要到溪谷的步道,是一路陡下坡,雖然我跟瓊小慧常常去爬山,但是這個陡下坡除了很陡之外,還很長
下山的一個小時,沒有間斷的陡下(當然,回程就是一路陡上...orz)
走在步道的感覺,真的有從山頂的開闊走到溪谷的清幽的感覺
這次除了要走去泡溫泉之外,我們還準備了器具以及食材,準備在那溫泉邊煮東西野餐
這次是阿狗以及修平為我們十個人準備午餐的食材,小妤老師出鍋碗,我出卡式爐
這一堆東西,都是分給大家一起揹下去的

離溪谷一段路,就可以聽到轟隆隆的水聲,等到我自親眼看到,才不禁讚嘆這個溪谷的特別
或許我們城市小孩,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麼清澈的水、這麼雄峻的峽谷了,看到的第一眼,就會被迷住




經由對岸正在泡溫泉的人的指引,我們找到了下到溪谷的鋁梯
在一塊平坦的灘頭,升起了火,煮起了我們的午餐
對現代人來說,用溪水煮麵聽起來很神奇,但是我們的確是拿溪水煮麵的
在等待的時候,大家還是拿起來了UNO牌,然後開始廝殺
賢慧的阿狗、以及昨晚輸慘的泰年、小朱在一邊顧火煮麵
午餐就這樣子熱騰騰地出鍋了!

吃完午餐,率先渡河
這個溪水的水溫很低,冷到有點令人受不了
不過人工圍起來的池邊,卻是溫暖地很舒服
很神奇的感覺,一邊是冷得要死的水,一邊是燙地要命的水
要想辦法讓冷水與熱水混合在一起,才會是比較適合人泡的溫度
一同來泡的人,感覺是經驗老道的登山客,跟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天來
在離開時還很豪氣的給修平一罐葯酒當做驅寒的飲料

突然天色一變,下起了雨來,大夥急忙渡河到對岸,然後換上衣服,收拾東西,離開了溪谷
回程,如同我們所預期的辛苦,陡上的階梯爬起來超累人
不過幸好雨下來的時間不長,一會兒就停了,留下滿山的嵐氣


慢慢地走,我們慢慢地上升,終於結束了上坡

回到農場,主人讓我們使用浴室,洗去了一身的疲備及狼狽
我們將剩下的食材再煮成一鍋麵,當作大家的下午茶
收拾完所有的東西,揮別主人,離開了嘎啦賀

天黑且下雨,帶頭的我一不小時就錯過了前往巴陵的路,繼續走到了三光
再往前到鐵立庫,再過去,才發覺自己走的路好像是錯的
明明應該下山的路,怎麼是一路往上走
回過頭在鐵立庫問一下了當地的居民,才發現自己已經過頭了
拍個照紀念自己的迷路



回程,在復興鄉停了一下,買東西吃
在慈湖跟許酷說掰掰,然後再分車,各自回家

很特別的旅程

藍色胖海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